老毳老猫

文章存放地,兴趣成谜。


顺便,放在贴吧的东西我是不会放在这的啦_(¦3」∠)_

【K】短篇•未命名part2⑴

日本的冬季是很冷的。
一切盖上了一层银白,冷风刺骨,将刚刚化开的雪重新变成了冰。
深巷里的女孩深陷于雪地之中,顾不上自膝盖传来的寒流,眼神顺着地上的人,转至那件原本干净的面包服。
然后,她从那件衣服里找出了自己的卡,略过于粗暴地握住那人的脚踝,将其拖行出去。
从别人心脏流出来的血液,染红了身下的白雪地,留下长长的血痕。
------------------------------------------------------------------------------------------------------------------
“内个……楠原同学?”
“嗳?”“嗯……你知道王权者吗?”前台的妹子这么问楠原。
空旷的大厅中来往的人群,议论声显得有些嘈杂。
“嗳?啊!知道的!”
楠原刚回过神来,赶紧挺直腰板。
将楠原刚紧张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后,
前台妹子抿着嘴笑了起来,“C区德累斯顿试验部。”
为了防止楠原刚迷路,她还很好心的给了楠原一张整片园区的通行地图。
“虽然我们是军区,但是并不代表你不可以瞎转悠。”
好脾气的前台将张卡递过来时这么说道。
告别了前台小姐,楠原开始独自寻找去B女士办公室的路。
原本以为会像去往善条先生办公室的路一样七扭八拐,但事实似乎并不是如此。
B女士的办公室很偏僻,但是并不难找。
找到了办公室,楠原并没有敲门,而是先环顾四周。
略落灰尘的巨大挂钟,因为受潮而发灰的白色墙壁,紫色桌子上的鲜花。
一切都散发着陈旧的气息。
就像是scepter4 。
而自己这一次来,似乎也就是为了回到那里。
回到scepter4 。
虽说从别人那知道了这么一个可以让死人从真正意义上复活过来的组织很不可思议,
但是比起这个,
能感觉到的自己真实的复活才是更不可思议的吧?
“……你为了能‘真正意义上的复活’,真的愿意冒这个险?”
“恩。”
见对方点了点头,有着一头大波浪卷金发的外国女人看了眼前这个少年一会,
伸出手来。
“那么,楠原刚,欢迎你暂时加入我们。”
某种状态上,这个女人,成为了楠原刚一生的转折点。
看着少年,对方把笑容藏得更深。
——有些人,就是这么好骗。
---------------------------------------------------------------------------------------------------------------------------
——某些人,他们擅长和别人签订契约;某些人,他们擅长撕毁契约。
日子也就那么过去了。
楠原刚也渐渐融入了在军区的生活。
因为自身惹人喜爱的特性,他很快和其他人打成一片。
B女士同意恢复自己的身份,但是有一个要求。
“我希望你能帮助我的学生。年底就会回来,等假期过去,请你和其他人一样去参加训练。”
说白了就是希望自己能留在这里。再说的深一些,B女士也许是希望自己能加入他们。
但是楠原刚感觉很疑惑。
有时候做完在这里的工作,自己就趴在窗户上偷窥其他人训练。
列队站得十分整齐。看着他们,楠原的思绪总是会飘回过去。
就像在scepter4那样。
但是那种训练量,却完全超出了scepter4训练量的好几倍。
而那些人,竟然全部都撑了下来。
看着回来后跟自己说笑的室友,楠原刚只是感觉有一种距离把他们隔开了。
他们都很厉害。自己这样弱小的人,根本不需要存在。
但是为什么B女士却十分的希望自己能留下来……?
为什么……?
楠原刚,一夜无眠。
-------------------------------------------------------------------------------------------------------------------------
最近一直有电话打到B女士的办公室。
而B女士则干脆是放了自己几天的假。
自己今天是受B女士之托顺手去帮她买几罐咖啡。
托前台小姐的福,自己抄了近路,节省了不少时间。
至少……今天可以打电话给scepter4 的大家了。
之前因为忙碌,所以只能发电子邮件。
不过一直没人回信。
估计是被吓到了吧,死掉的人发的邮件……
想到这,楠原刚苦笑了一下。
都是因为自己太笨了,才会死掉。
楠原的听力还算可以,所以听到了不该听见的事情。
——人,正是因为听力太好才会死。
-------------------------------------------------------------------------------------------------------------------
因为是冬天,所以天气十分的寒冷,还时不时飘下鹅毛大雪,一积就是厚厚一层。
楠原刚没法走出军区,因为这高寒的天气。
复活之后从一栋房子里里醒来,发现自己穿着夏季的蓝色制服,
翻遍整个房子,只找出一套平时穿的短袖休闲服。
周围的舍友也只从隔壁暂时空着的房间里找出一件嫩绿色的面包服。
但是因为身高的差距,自己穿上之后衣摆已经盖过膝盖。即使穿上,冷风也嗖嗖地从衣服缝中穿过,只能勉强维持保暖。
听和这个舍主熟悉的人说,这一宿舍的三个学生都去参加了别的训练,假期才能回来。
这件衣服,楠原可以用到放假,到时候新的军区制服也会运过来。
因为醒过来身无分文,楠原也只能留在这里打工。
楠原刚不想用这件衣服最主要的原因是:
——这是女士款。
所以自己只能在军区里靠着那个地图瞎转悠,不过好运气的是自己因此找出了几条近路,以后做事可以更省时间。
因为就算回不去,自己也是希望可以和其他人联系上的。
不知道宗像室长最近怎么样了呢……
善条先生也……
给善条先生发过邮件……为什么善条先生没有回呢?
也许是凑巧没看见吧。
B女士似乎是在商议什么……
有时候她的目光扫过来……
也许是马上就要回去了吧……
想到也许很快就能见到以前的同事,楠原的心情也就难免兴奋。
-------------------------------------------------------------------------------------------------------------------------------------
原来B女士真正想要的并不是要自己帮她的学生。
前台小姐也许只是好心,给了自己通行地图,也许只是为了布置一个陷阱。
原来B女士想要的,并不是变得强大的楠原刚,而是想要将他变成对付青王的最终武器。
而楠原刚想要的,是保证自己王的安全。
绝对……绝对不要再给大家添麻烦了。
楠原小心翼翼地放下手里的购物袋,头也不回地一路飞奔。
一口气从走廊跑到大厅,从大厅跑向门口。
也顾不得路人们和一向很热心的前台小姐的奇怪目光,从正门跑了出去。
前台的姑娘将听筒半举在空中,愣在那里,看着楠原越跑越远。
在确定对方是逃走的之后,前台的姑娘迅速的挂掉了手里的座机,然后又迅速地拨了另一个六位数的号码。
“……他逃跑了。”
“……意料之中,让他跑就好。”
——然后,给他彻彻底底的绝望。
-----------------------------------------------
冬天,厚厚的雪把路覆盖掉,然后太阳将一部分雪融化,再交给还冷的风。
风刮得刺骨,又将融化的雪冷冻起来,便形成了冰。
-未完-

up主:文笔渣渣,还望海涵。世界观的话(其实本篇有透露),在楠原刚视角与K无异,文中会慢慢透露,还请仔细体会。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