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毳老猫

文章存放地,兴趣成谜。


顺便,放在贴吧的东西我是不会放在这的啦_(¦3」∠)_

【K】幻觉part1⑵

---------------------------------------------------------------------------------------------------------------------------------------
‘冥冥之中,谁和谁的影子互相交叠,又再次分离。有时相似,但终究无法完全模仿。’
在宗像眼里,小岛也不过是突然打了寒战。
他根本不知道那边坐着的人不久前看到了什么血腥的景象。
——似乎是自己吓到下属了。
他这么想着。
于是宗像礼司回过头去,正巧与对方目光相接。
小岛再次抖了一下。
——哦呀,再次吓到了?
宗像这么想着,伸手抬了抬眼镜。
与宗像室长四目相接的一瞬间,周身的气流似乎剧烈地活动起来——
——刚刚我……走神了?
似乎是……还被发现了??
想到这,小岛感觉背后发凉,头皮也跟着麻了起来。
“哦呀,小岛君是看到什么了吗?”宗像笑了起来。
“没,没有的事!”
感觉到对面的人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见到对方如此紧张的反应,宗像礼司的笑容越发加深。
由于眼镜的反光,此时的小岛无法猜测到自己眼前人的心情。
——似乎……很开心?
站起来后,
她攥了攥已经湿乎乎的掌心,小心地拿捏起来。
“室,室长,没有事的话……我就先,先告退了!”
看着对方慌慌张张地对自己鞠了一躬,
微笑着点点头,看着对方逃似得离开办公室。
——又只剩下自己一人了。
楠原为自己而死,野蛮人也没能逃过王的命运,死于自己剑下。
其他人亦是如此回避着自己。
——无论如何,最终都只剩自己一人独行。
想到这里。
宗像礼司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拼图。
=======================结束=================================
附录:‘小岛的幻觉并不会出错,但是伤到的也终是她自己。她的王依旧好好地站在那里,善条刚毅再次失去了自己的学生。’
就在当天下午出任务时,自己的幻觉应验了。
想要射击他人只需要三秒不到的时间。
这似乎是小时候自己在战场上所接受的教导。
——她想都没想,冲了出去,再现了以前唯一一次出现在scepter4的某种死亡方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