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毳老猫

文章存放地,兴趣成谜。


顺便,放在贴吧的东西我是不会放在这的啦_(¦3」∠)_

【K】短篇·未命名•part1(1)

本来不想说的。

为了解释在part2里楠原刚的遭遇而临时想的短文。

  • 实际上是从s:b小说开始的故事。

  • 大概是楠原刚死掉以后。

  • 有k的世界观。还有一些私设。

  • bug有。写作业时的摸鱼产物。

---------------------------------------------------------------------------------

有时候,命运就是那么扯淡的东西。

也许下一秒,

嘭地一声,你就玩完了。

 

从楠原刚的死里,还有十束的死里,我们就能得知:

 

枪,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它既不是什么权力的象征,更不是什么用来耀武扬威的玩意儿。

 

它就™是一件能够夺走你身边的人——你朋友、你亲人、爱人,甚至是你自己的命的鬼玩意儿。

不过故事的开头,也是从枪开始。

 

 

当楠原刚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一间陌生屋子的正中央。

周围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张破破烂烂的榻榻米以及一些字迹已经模糊到看不清的贴在墙上的A4纸。

即使有下午的阳光照进来,墙壁却还是自里而外的散发着一种白灰色,墙角处加上的踢脚板也因为潮湿的缘故脱色,变得发黄,要是这间房子还是新的的话,大概这些装修看起来会很不错吧? 

 

腰板被木质地面硌得生疼,浑身就像是很久没活动一样,各个关节都在向宿主传递阵痛的信号,在活动时骨头与骨头之间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

 

——我这是,在哪呢?

楠原呆坐在地上,捶着酸痛的肩膀,一边环顾四周。

 

略微发黄的墙壁和质地变软的纸张,无一不在诉说着,这间屋子的历史。

 

之后,楠原扭头便看见了并排堆在一起的两个浅棕色纸箱。

上面打着明黄色的半透明胶带,纸板的质地并未因为屋子的潮湿而软化。

纸箱是新的。

 

——我这是搬家了吗?

 

他不明所以的这么想着,一只手抚上后脑。

手摸到了什么,好像是触电一般,楠原抖了一下。

 

后脑上有一道疤。

 

所以说,一切的答案,都在一瞬间被破解开来。

 

没来到这里以前,自己还在执行任务。

因为看到有人打算偷袭室长,于是想都没想,就直接……扑了出去。

 

如果没搞错的话……

自己已经……

 

就像是被求生本能制止自己跳下万丈深渊一样,楠原不敢再思考下去,但是无尽的好奇心却一直逼着他,

 

——想下去。得出最坏的结果。

若是没有搞错的话。

自己已经……

——已经死了。

 

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这房子住着谁,是谁把箱子搬了进来,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这些都是自己没有印象的问题,就算是想破脑袋,也不可能得出结论。

 

就像是自问自答一般,楠原在短暂的思考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没有锁链,没有洗不完的脏碗筷,周围很干净,就像是新搬进来,

或是自己死了收拾遗物那样。 

凭着自己周围的状况看起来并不像是囚禁,不过软禁也……有可能啊。

那么就先看一看这房子好了。

 

楠原刚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

 

于是,少年就那么站起来扶着墙壁走了一圈。

 

屋子里很安全,没什么人来往,以至于厨房里橱柜上积了一层薄灰。

厕所似乎倒是被人认认真真的清理过,打开门便闻到一股清新剂的香味。

其实这间屋子里,最不正常的,也是唯一散发着高科技气息的家具,

便是厕所里镶在洗漱台墙壁上那面单面镜了吧。

 

只是很普通的长方形镜子,四个角都被钉子安稳地钉住,没有丝毫的松动。

能称得上高科技的原因,大概也就是镜子下方能显示年月日和天气状况而已。

 

——当时其实也想装这种镜子来着……

可惜后来因为自己直接搬进了scepter4的男子宿舍,这个想法不了了之。

 

 再后来,自己就死了。

 

想到这,楠原不禁有些感慨。

没想到生前没能做的事情,死后却得到了实现。

 

---------------------------------------未完------------------------------------------

大概先这样。

世界观我会解释的。

  • 会有后篇。

  • 这一章并没有关于屋子以外的场景描写。甚至是屋子的描写也不是很详尽。【大概

  • 先这么写着。很多东西我不会在世界观的介绍里写,需要各位看官自行体会。

  • 没了。

  • 最后,up主是善楠党。欢迎喜欢善楠/楠原刚的孩子们来玩。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