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毳老猫

文章存放地,兴趣成谜。


顺便,放在贴吧的东西我是不会放在这的啦_(¦3」∠)_

【K】短篇·崭新的一天

  • 善楠小段子,与正剧无关。

  • 后面很高能

  • 神展开

  • 好想念楠原君

  • 婚礼梗

  • 开始了。

----------------------------------------------------------------------------------

 

“我可不希望,我把楠原君交给一个人渣。”

 

 

碧叶空郑重地伸出手,双手捧住善条的右手。

 

然后,她在善条刚毅的手心上放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对并不起眼的的,反射着银白色光芒的戒指。

 

善条刚毅小心翼翼地捧着这对对戒,向着不远处婚礼台边上的楠原走过去。

 

 

之后,碧叶空回到仅仅有她一个人的亲友席上。

才几天没打扫过的教堂,居然着了这么多的灰尘。

 

她一口气坐到教堂中段的长椅上,懒洋洋地倚靠着椅子背,几乎是想要将整个人陷入其中。

但是目光依旧盯着礼台前面的他们。

 

这是,仅有她一个人见证的,属于这对恋人的婚礼。


 

虽然没有牧师,但是他们还是在这庄严肃穆的教堂里,信誓旦旦地宣了誓。
而碧叶空,也只是百般无聊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仅仅是等待着这些步骤的结束。

 

其他人并未能出席这场婚礼。
甚至连牧师也无法到场了。

还真是……

 

啊。

碧叶空想到了什么,突然直身坐起来。

 

——若是没搞错的话,牧师大概是被关在门外的了吧??

 

她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木门,门上的螺丝并没有松动。

 

碧叶空略作休息的闭了闭眼,将身体倚在长椅上。

她现在已经连看看这场简陋婚礼的力气也没了。

 

 

就算是勉强斜过眼睛去看着礼台那边,也听不见他们对着圣经所宣下的誓言——

 

——耳鸣随着心跳声忽强忽弱,听觉已被木门之外的嘈杂声剥夺。

嘶吼声起起伏伏,掩盖了一切。

 

 

终于,当她再次睁眼的时候。

 

啊,碧叶空皱皱眉,终于结束了。

 

 

 

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并不深入的吻,然后抱在一起深情的望着对方。

 

时间到了——

 

“啊。”碧叶空站起来,

 

“若是结束了的话——就快点逃走吧。”

她说着,用大拇指指了指通向教堂二楼的白色大理石楼梯。

 

然后,她目送着两个人小跑着上了楼。


……结束了呢。碧叶空在心里叹了口气,将双手搭在后腰处挂着的刀柄上。

 

 

门开始被什么东西砰砰砰的敲击着,敲击声,嘶吼声,越来越大。
转过身,面向了身后砰砰作响的木质教堂门。

 

终于,不用自己动手,门被砰的一声撞开,门上的螺丝摆出了一副被外力扭曲的悲惨样子。

 

——简直就像是被事实压迫的我们一样……

 

她摇摇头,目光落到门口那人影上。

 

略显凄惨的淡黄色阳光落在来者身上,竟让人觉得寒冷起来。

一个——??

当看到那蹒跚身影后面层层叠叠的影子时——

 

这个百战沙场的小姑娘也感觉到了“绝望”。

 

 

银制的十字架在领头人的勃颈上吊着,与胸前的碎肉和被啃食后漏出的骨头摩擦着,

发出糁人的刮擦声。

临死前握着的圣经混着血液黏在对方的手上。勉勉强强地显示着来者的身份。

呵呵。

碧叶空无奈的笑了笑。

——牧师先生来的真是……太晚了啊。

 

 

那个人的身后,还跟着许许多多一样被啃噬过的人。

——对方,以及身后那些千千万万的一样的人,正在缓缓的向着自己逼近。

 

她依旧保持着那种姿势,表情悠闲地站在那里。
——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的尽头一样。

 

 

然后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向着楼梯看了一眼。

啊。善条先生……被咬了来着。

刚刚……还和楠原君接吻了吧??

……还真是……美好的爱情呢。

碧叶空努力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自己除了感到心酸怎么也笑不出来。

哈。……肯定被感染了。

她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尽管是在颤抖中笑了出来。

 

 

两天没有合眼,没有进食。

连续的砍杀消耗着三个人的体力,不过也使得他们最后得以奔逃到这栋教堂里来。

两个人现在都被感染了——吧。
——只是因为刚才那个吻。
——那么……是谁先开始变异呢?? 

 

 

丧尸们蹒跚着,嘶吼着,已经占据了教堂的外段。

 

 

大概是楠原吧。毕竟善条什么事情都让着他嘛。

 

鲜血随着嘶吼着的行尸们的脚步,染红大地,在教堂里洁白的瓷砖地上拖抹出一道道血痕。

它们已经逼近礼台了。

 

右手边便是通向二楼的楼梯。

 

碧叶空先一步动起身来,握着双刀冲入尸群。

 

 

血肉随着两把弯刀的轨迹,飞舞着。
流失的时间开始变慢,一帧帧的定格画面在眼前播放。

 

妄图抓住自己的尸群,嘴巴大张着被自己砍碎脑袋的丧尸,顺着飞舞着的刀子笨拙溅出的近乎黑紫色的血液。
自己像是被带入了一个奇妙的、猎奇的世界。

 

可惜这种奇妙感并未持续太久。

正沉浸在这猎奇景色中的碧叶空忽然听见了从二楼传来的嘶吼声。 

似乎隐隐约约间还听到了肉体在地上挣扎,摩擦的声音。
还有……太刀柄撞地面的声音。

——已经……

 

……

 

丧尸的数量开始随着看啥的次数一点一点的变少。

 

到最后只剩下一堆一堆的腐臭的尸体。

 

——可以了。

碧叶空尽可能的将尸体堆成堆,将礼台附近零碎的残肢踢开。

 

 

她看向尸体堆……回忆着刚才听见的声音。

——已经?

 

——已经?

 

——已经有人,开始变异了吗??

 

啊……是幻听……吧?

 

现在一楼已经没有丧尸了。

但是从二楼却传来了咚、咚、咚的敲打声。

碧叶空却感到一种无端的恐慌感。

 

 

啊——一定是的。

感染什么的。

不可能的。

——又开始自欺欺人了??

——得了吧。你™给我,相信现实。

 

 

做好了心理准备。

碧叶空深吸了一口气。

上楼去吧。

 

为了不惊动楼上已经变异了的人。

她放轻了脚步。

 

咚、咚、咚。

 

听起来好像只有一只。

力气也并不似很大。

 

那么——

 

 

就在她转上二楼的时候,

与跪在善条尸体边的楠原刚四目相对。

 

楠原刚原本发白的皮肤在变异的影响下显的更加的苍白,琥珀色瞳孔中的血丝和嘴边尚未干涸的鲜血都已经验证了先前的可怕但也是最真实的想法。

 

楠原已经不是楠原了。

——他们都死了。

——终于结束了。

 

啊。

她也没有多少悲伤可以表露了。

 

丧尸化的楠原刚并没有攻击过来,只是在看了碧叶空一眼之后,重新转过去敲打起来。

 

他就那么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善条那被挖了一个大洞的胸口。

 

杀死丧尸的方法,除了破坏大脑,就是攻击心脏。

 

 

 

——嘛,不攻击也好。

但是他们挡在了必经之路上。

 

 

碧叶空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往前迈了一步。

 

果然。

 

——楠原在感觉到碧叶空的靠近以后,向她嘶吼着,扑了过来。

 

 

最终,楠原刚也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现在,碧叶空成了最后一个幸存者。

 

……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

 

黑夜过去,崭新的一天就会开始。

 

 

从傍晚开始,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以前。

 

这段时间是丧尸最活跃的时候,不过也是他们视觉听觉最糟糕的时候。

 

当天完全黑下来以后,你可以生一堆小篝火,啃着干粮,小睡一会,

或者,

啃完干粮,然后看着那些丧尸们谁谁谁一下子跑着跑着一下撞到了什么东西上,亦或是哪一对生前是情侣死后还是情侣的丧尸互相依偎着四处游荡。

 

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仿佛是回到了日常。

 

 

很幸运的,碧叶空在撬开一个柜子之后找到了五六包干脆面和一瓶蒸馏水。

 

 

变异也是因个人的情况而定的。

白天出现的丧尸,虽然速度很慢,但是它们极具攻击性。一般人大部分都会那样,丧失理智,失去本能。达到真正的死亡。

 

而晚上出来活动的,一般都是有伴侣、有本能的,再者就是类似于安娜那样存在少许理智的“人”。

 

一般来讲,后面的两种,只要不侵犯其领地,是不会攻击人类的。

 

 

想到这,她看了眼被并排放在一起,用窗帘盖着的,两个人的尸体。

 

不过为什么楠原君今天……?

 

其实当时的楠原,并不具有攻击性。

但是……

自己似乎侵|犯了他的领地??

 

但是他重复击打着善条的胸膛……

 

 

啊,不过还真像是心肺复苏呢。

 

碧叶空先是干笑了一下,之后发现了什么,静默下来。

 

也许那就是楠原的本能。

 

在吃掉对方的心脏导致对方死亡。

然后本能发作了。

急切的想要使对方醒过来,即使是同样变为丧尸也好。

 

然后,

没有然后了。

她不想再往下想了。

 

 

——虽然很悲剧。但是就这么结束了也很好。不是么?

 

 

碧叶空趴在窗户前,利用月光观察着下面的街道。

 

因为不安分的丧尸都在白天被杀死了,所以晚上显得安静了很多。

 

有的只是安安静静的靠在一起,有的则是三口之家出来游荡。

 

怎么样都好。

 

 

如果排除掉白天发生的事情,

 

也许,他们可以成为比人类更和谐的存在。

 

 

病毒在彼世界里的镇目町的某一处爆发,迅速地感染了整个地区,甚至传染到了防护措施严密的站点内。

站点内部大规模爆发,秩序混乱不堪,实验设施崩毁于一旦,主机电脑在火灾中损坏。

十束和无色就在自己眼前活生生的被实验黑洞吞噬,下落不明。

自己一个人离开了站点,回到现世界平常生活的住宅之中。

本以为病毒的蔓延可以被抑制。

却没想到现世界也要白白走这一遭。

先是一个人都没有,化为火海的homar,再是已经失守的御柱塔。

最后是仅仅只剩下十几个人的scepter4.

 

一路走过来,将近二十人的小队伍,只剩下善条、楠原还有自己。

 

今天,只剩下自己了。

 

 

 

不过——

这种混乱。

 

——明天就会结束了。

 

……

 

早上起来的时候,对着那两个人道了早安,也告了别。

 

太阳依旧升起,依旧是崭新的一天。

 

碧叶空靠着在紧挨着的房屋上潜行,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便到达了新的站点。

 

 

经过再三考虑,她还是决定走正门进去。

 

幸运的,生物识别并没有坏掉,而且自己本身就是『World Tree』的员工,站点与站点是网状连接,去其他站点并不需要层层核对。

 

 

站点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混乱,没有丧尸、没有血迹,甚至连文档们都是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等人翻阅。

 

 

碧叶空只是感到诡异。

 

 

……又往前走了一段。

 

依旧是那么整齐的一切。

 

……

 

走过一段长廊。

 

再往前,是一台巨大的中心电脑。

 

——这就是重启世界的传说吗?

 

碧叶空望着连接到天花板以上,像是树干一样层层分叉的各种线路。

 

 

现世界病毒爆发前期,自己跟楠原提起过关于重启世界的事情。

 

“前辈……你觉得我们能活多久呢……?”

当时楠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嘛……我倒是不害怕啦。习惯了。……”

 

“嗳???为什么——???”

楠原发出很惊奇地声音。

 

“啊。在你来彼世界以前这种崩坏就出现过好几次了。”

 

“那么说……前辈您已经在好多浩劫里成功的活下来了??!”

 

“不。”碧叶空摆摆手,“并不是,是这个世界重启了。”

 

“世界……重启……?”对于不明白的字眼,楠原偏了偏头。

 

“就是一切回到爆发以前。”

 

“咦?那么大爆发岂不是还会出现么??”

 

“不一样,主机电脑会记下这个,我们也会记得这段灾难。”

 

“那不就是我们连着记忆一起回到过去了么??!”

 

“没有……以后你自然会懂的。”

 

 

实际上,每个站点里都会有一台主机电脑,

每一台主机电脑都可以在崩坏降临后使世界恢复原状。

——就像是魔法一般,使世界恢复原状,灾变不再重演,但这段历史会被收录在案,大部分人的记忆会被自动删除……

 

 

这还是碧叶空第一次操作主机电脑。

 

当把一切程序设定完毕时,碧叶空围着这棵“巨树”绕了一圈,找到了紧急按钮。

 

……

尾声:

崩坏终结了。

所有的人和事都回到了应有的正轨上,scepter4里除了善条以外,谁也不记得这场灾难。

但是队员们似乎更加地团结了。

碧叶空链接主机电脑的站点在Bury女士的议案下与原先彼世界的站点合并,以便以后控制灾难的蔓延。

十束和无色也不用费心思去找了。世界重启的时候,他们也被送回了站点。

 

教堂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但是没有尸体、没有腐肉的臭气,牧师先生也精神满满,私藏的干脆面并没有被别人吃掉。

 

鸟儿依旧在绿树的枝杈间欢歌雀跃,

街道恢复了往日的喧闹,

我觉得,

你们的婚礼,这次可以好好地办一次了。

哈,开玩笑的啦。

 

今天真的是很棒的,崭新的一天,不是吗?

 --------------------------END---------------------------------------------------

  • woc晚上八点写到凌晨两点十分我也是醉了

  • 实际上不想表达啥,纯故事而已。

  • 这个算是个番外??总之也是补世界观。

  • 前半部分是由QQ复制加工的。

  • 似乎很长??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