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毳老猫

文章存放地,兴趣成谜。


顺便,放在贴吧的东西我是不会放在这的啦_(¦3」∠)_

【K】楠原刚相关小段子

#和主线剧情没啥关系?也许吧。
#楠原刚流血有
#原创人物有

#为了证明存活的小段子。世界观不改变。




没有什么比一个伤员更烦人了。

背着受了枪伤几乎昏过去的楠原的碧叶空如此想到。

他们现在在战场上。

似乎是被遗弃掉的棋子。

碧叶空一边躲避枪林弹雨,一边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

暗红粘稠的血液顺着楠原刚的左臂流下,最终滴落下来,擦红了墨绿色军衣,落在碧叶空的掌心中。


枪声不断,昏暗的烟土弥漫的战场,便是两人的舞台。


突然,她像是感觉到什么,纵身一跳,抱着楠原刚隐蔽在一道壕沟里。

迫击炮的炮弹垂直落下,在离他们不远处轰然炸开,气流中混着尘土,险些迷了碧叶空的眼。


好不容易眯起眼来看清了现状,碧叶空还是选择抱着楠原刚躺在了战壕中。


尼玛,玩大了。


这么想着,她看了看闭着眼的楠原,用本就不怎么干净的绿军衣袖抹去楠原脸上早已凝固的血污,理了理楠原因为头部伤口流出的血液而被黏在额头上的前发。

再想想之前,十束那张有些侥幸意味的脸,就有一种想要竖中指骂街的冲动。

去年买表,十束小伙伴。

可惜,碧叶空是个怂人,她没敢在战场上高高竖起中指,毕竟她可不想让指头被盲目射出的子弹削断。

只能在心底默骂他了。

她躺在沟里,咬咬牙,怀里抱着受了伤流着血的楠原刚,心中五味杂陈的看着被战火硝烟染黑的蓝色天空。


楠原刚突然动了一下。


碧叶空立刻翻身伏在他身上,生怕是漏掉这小伤员的任何一个字。楠原刚缓缓睁开了眼,因缺水而沙哑的喉咙几乎是发不出声。

“⋯河⋯⋯”

他吃力地抬起手,指向碧叶空背后绿色的树林。

没过几秒,他又重新合上了眼,那手便无力地垂了下去。


碧叶空检查了他的生命体征,看了看那树林,又看了看他们空荡荡的绿皮水壶,半响,她重新背起几乎是浑身血的楠原,借着战壕的掩护,向着不远处的小树林冲去。




#楠原刚和十束在同一组。
#碧叶空和楠原刚被抽中去当壮丁。
#楠原刚被子弹打中,重伤但并不危及性命(也许)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