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毳老猫

文章存放地,兴趣成谜。


顺便,放在贴吧的东西我是不会放在这的啦_(¦3」∠)_

【K】一件小事情引发的回忆 ⑵

*依旧cp多无
*仍在串场的楠原
*依旧后半段是回忆




“⋯⋯”

不知道无色色怎么样了呢。

碧叶空叼着天蓝色柱形冰棒,如此想到。

距离自己捅了楠原君这件事,已经过了三四个小时。




这里是这世界的医院之一。

医院的后面附带了公园,从公园可以直达患者居住的病房区。


天空如同蔚蓝的绸缎,如同巨大版棉花糖的云朵在空中缓缓飘动。阳光普照大地,给绿色植被加以渲染,更显自然、有生气。



地上铺着红黄两色的水泥砖,道路两边的草木被白色的矮铁栅栏围起。街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正在等待病人的坐在木头长椅上的亲属,被护士推出来散步,坐在轮椅上的病人,和爱人约会的拄拐男子。

两个小孩子笑着闹着从她身边跑过,带起一阵微风。
碧叶空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远去的两个孩童。


鸟叫声依旧,却也被环绕不绝的人声所覆盖。

环顾四周,男人,女人,老人,孩童,没有任何一个人哭丧着脸。


就连自己也是,虽然并不开心,但也不悲伤。




⋯⋯那,无色呢?

⋯⋯楠原呢?


把他们扯进来⋯⋯这样真的好吗?



碧叶空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景色。


儿童嬉闹,树叶随微风摇曳,毫无异常。碧叶空就那么站在那里,手上的冰棒在不知不觉中化成水,从手上传来令人生厌的黏稠感。

⋯⋯去看看楠原吧?







「⋯⋯无色。」

「快醒醒。」

「无色。」



「唔⋯⋯」

感觉到腹部被什么东西压住,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无色猛地张开双眼,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明亮得让人好不舒服,无色再次闭上眼,过了好一阵子才能适应。


他感觉浑身酸痛,左臂没什么知觉。想要去摸摸将手搭在自己腹部,趴在床边睡着的那人亚麻色的头发,却发现自己的左臂被束在胸前,被白色石膏固定着。


白色病榻上的没有颜色的少年,想要坐起来,却又突然像是感觉到什么可怖的东西,僵住不动了。


右手,似乎被什么束缚住了。


无色瞪大了眼,表情像是看到什么可怕噩梦变成现实般扭曲起来。


缓缓抬起右手,手上打着点滴,腕上带着海绵垫的橙色束缚带,打着[WT]的字样。





很久很久以前,无色在学园岛被周防尊一拳打死,却又再次醒来。

听到检测仪器发出的“嘀嘀”声,睁开眼便看见那女人弹了弹针管,接着,冰凉的液体被注入静脉之中。


他动了动,魂魄却无法再脱离被放置在手术台上的躯体了。


就在那时,无色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异能了。


之后,他靠着以前的小聪明逃出了那里,为了躲避追捕,开始四处流浪。


失去异能的失落感,被人追捕的巨大压力,对实验的恐惧,如同脏污的沼泽要将无色全部吞没,使他窒息而亡。


本以为已经无法改变的命运,却被那个只会温柔的看着自己的人给改变了。


在被发现以前的这段日子,大概是无色有史以来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而现在。

又一次。

又一次把他扯进这种事情里来了。



密闭的铁质病房门,看似透亮易碎却坚固的要命的防爆玻璃。


空气中飘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尘埃颗粒在阳光中闪着光。


之前被消除掉能力的苦头自己已经尝到,这次又会是什么⋯⋯?

⋯⋯为什么十束也会在这里。

⋯⋯他也会被如此对待⋯吗?



不⋯⋯

我不要⋯⋯

不要!


无数的惨痛经历在大脑中重播,眼前的画面被扭曲模糊,金属摩擦滑动的共鸣在耳边回响,似乎永远也不能消散,无数的白色狐魂围在自己身边飘动,嘲笑声不断,无论内心的自己如何驱赶,最终也只得在地上蜷缩身体,来做无谓地抵抗。

失去异能,却依旧被多人格所困扰的无色之王,发出了凄惨的尖叫。




「无色。」

「小无色!」



再次回过神时,一切恢复平静。

床边的束缚带已经被解开,手上的输液管不知何时已经被拔掉,被十束拥在怀里的无色,下巴搭在十束肩上,如同获救的溺水者一般,急促地汲取着氧气,唯一能动的右手紧紧抱住对方。

对于这件事,十束并没有多问,只是用力抱住无色,轻抚着他的背,在他耳边轻声安慰道:


「没事的,已经没事了。」






第二部分*完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