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毳老猫

文章存放地,兴趣成谜。


顺便,放在贴吧的东西我是不会放在这的啦_(¦3」∠)_

【K】梦境与梦见 part1⑵-终焉

正当她这么想着,手也不由自主的想去摸摸眼前昏倒在地的少年白皙的脸。
可惜老天并不会让这一切结束的。
所以小岛美可子再次与楠原刚,与真相,擦肩而过。
就在碰到的一瞬间,从楠原躺着的地方,地板像是玻璃一般的碎裂开来,迅速地不断延伸着。
整个走廊,包括那个奇异的空间,全部都碎裂开来,在稀里哗啦的破碎声中化成粉末,消失不见。
被撕去了包装,支离破碎即将瓦解的空间,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
小岛反射性的直起身来,却发现这个世界正在迅速地瓦解着。
地板完全消失了。楠原刚也像是失去了支撑一般缓缓地沉了下去。
而下面,则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自己也正在往反方向飘去,不受重力的约束。有光从背后的方向照过来。
这场并不算是噩梦的噩梦似乎就要结束了。
身边天花板和墙壁的碎片被光照耀着,被黑暗的背景所衬托着,反射出微弱的光。
就像是星星一般闪耀。
但是小岛并不注意这些。
她向着楠原落下去的方向伸出了手,可惜无论如何也抓不住他了。
她感到自己似乎在喊什么,但是自己什么也听不到。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楠原像是沉入河底被泥沙所覆盖的石子一样被黑暗所吞噬。
“————————————!!!”
自己张开嘴,喊了些什么。但是就像被放置在真空中一般,什么也听不见。
背后照耀着的光芒越发强烈,一瞬间,视线一片白茫。
她失去了意识。
然后?没有然后了。
===========================结束============================================
附录:‘现在,似乎有什么东西明了了。’
小岛从梦中醒来。
身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自己现在是在scepter4的宿舍。
她懒散的打开手机,
五点十分,
也许还可以再睡一会。
窗外似乎下着雨,而自己却忘记关窗。
因为风向的问题,雨水并没有飘进来。
档案室的窗户,善条先生关了吗?
她这么想着,目光又顺着窗户,落在了桌子上的画像上。
画像上的黑发少年笑着,似乎是十分稚气的样子,怀中抱着一束向日葵。同样,对方也穿着蓝色的制服。
她注意到,画像底下垫了一摞不算太厚的文档。
那些为了调查而偷印过来的文档的复印件。
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坐在床边的小岛叹了口气。
从出院之后就在自己梦境反复出现的人。
从一开始的并不在意甚至是美好的梦境,到后来直接造成失眠的噩梦。
本以为加入了scepter4就能摆脱噩梦,却没想到对方会再次出现,甚至是变本加厉的出现幻觉,影响到了日常的工作。
似乎对方在引导着自己走进一个更大的漩涡。
先是调查了关于对方的一切,然后再是那些一闪而过的过去。
甚至是牵连到了自己的过去。
而自己,似乎是本能在推着自己前行。
凭着自己一向很准的第六感,总是觉得这一切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楠原刚的死,自己总觉得是那么的奇怪。
而根据回忆,自己似乎也和对方有着什么联系。
最主要的,还是自己感觉到对方并没有死。
即使见到坟墓,小岛美可子也并不相信楠原刚已死的事实。
无论是自己的记忆还是屋子里的文档,似乎都是与楠原有关,时间,也与所谓的“死亡时间”相悖。
真假参半的过去。那些所谓的幻觉。还有家里的牢房。牢房中奇怪的文案。
还有以前从未发觉的,看得到别人回忆的能力……
想到这,她感觉也许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一切的一切,究竟是什么呢?
天依然是阴沉飘雨的。
书桌前,小岛用手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再次拿起笔记录起来。

【K】梦境与梦见 part1⑴

小岛美可子再次看见楠原刚的时候,对方已经拔刀了。
居然连拔刀口号也没喊,就拔刀了。
真是的。
居然没喊。
接着自己走了神,眼前画面一转,发现自己已经被震得跳了起来,高高的,悬在空中。
真厉害。
在赞叹着连自己都不清楚的弹跳力的同时,自己大致看清了这个房间,不,应该算是走廊的布局。
底下被灯光照耀的地方算是正常的白色墙壁,旁边还有用白色陶瓷盆装着的绿色植物。
而和自己同一高度的长方形空间却略有不同。
深蓝色的星空在外面闪耀着。
星辰和银河,缓缓地在转动。
如果不是看见了这个,美可子或许会以为自己的时间被静止了。
空间与走廊,它们紧挨着,连为一体。
然后自己想要看一看刚才把地板几乎要切成两半的东西。
刚刚跳起来的时候,自己似乎听见了木制的地板破碎的悲鸣声。
它就在自己下面。于是她向下看去。
自己的下方,就是一把六米长一米宽的大刀,从刀身的厚度已经可以达到两只手的厚度了。
一定很沉重。
美可子这么想着。
顺着刀背看去,就是拿着这把巨刀的楠原刚。
此时他乌黑的短发已经湿哒哒的一缕缕的黏在了一起,就像是刚被人迎头泼了一桶冷水一样。
头发上的水珠似乎也在顺着发尖、下巴缓缓地滴落到地上。已经缓慢到听不见水珠滴落的声音。
小岛回忆着。似乎在楠原拔刀砍向自己的一瞬间,他那把细小的佩剑迸发出了刺眼的白光。
之后,那把像是放大了好几倍的大太刀一样的刀出现了。它切碎了地面,也险些切到了自己。
接着,小岛感觉时间的流速变得正常。
她开始下落了。
不过这可不是惊讶的时候。
小岛这么想着,并且接受了这不正常的世界里被封冻的时间开始融化的现实。
这一定是场梦。
It's a dream.
自己开始安慰自己了。
不管有没有语法错误。
下落的时候,她脑袋里突然蹦出那么一句。
之后自己的脚尖先接触到了地面,然后是足弓,最后是后跟。
靴子里正在发出让人不快的潮湿感。
自己的脚也不知何时磨破了。
对面的楠原刚,似乎已经浑身是汗,但是他还是重新挥起了那把巨刀,再次砍了下来。
但小岛的身体先于大脑一步,她开始逃跑。
接着她感觉到气流从左向右划了过来,又从右向左划了过来。
然后身后的墙面发出了稀里哗啦的哀嚎声,伴着落下的,还有自墙面和天花板上“星空”落下来的灰尘。
原来是楠原由竖砍改变为左右的斜劈。
美可子前滚翻了几下,勉勉强强算是躲开了。
甩掉了对方一段距离,
再次回头时,瘦小的人影似乎在不远处的拐角停下了。
但是不知为何脑袋变成了牛头。
不,不对,
小岛再次回头。
哪里有什么楠原刚啊。
在拐角处扛着大砍刀的,不知何时由楠原刚变成了高大的牛头人。
很有讽刺意味的,他身上穿着善条先生的衣服。
不过最可笑的,大概是独臂和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吧。
在自己惊异的同时,对方也看了过来。
然后瞬移到自己面前,由牛头人变回楠原刚的样子。
然后巨大的刀子再次挥落。
这次自己并没有跳开。
只是侧着身擦着刀身而过。
自己并没有再次逃开,而是向着牛头人冲了过去。
手摸向腰侧,并没有拔刀,而是出乎意料的摸出了匕首。
然后底气就一下子上来了。
这把军匕,曾经伴随着自己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即使加入了scepter4,自己也把它挂在佩刀的同侧。
冲到了对方跟前,自己并不急于将刀刃送进对方的心脏,而是左手握匕先顺着对方的腰际猛地一刺,
然后趁着对方用手捂住伤口,变回楠原之前将匕首换至右手,向着牛头人的心脏送来致命一击。
对方倒下之后,四周的墙壁,甚至是天花板和地板上也放出了五颜六色的彩虹光芒,仿佛在宣告着小岛“你赢了”之类的。
可是小岛并不高兴,因为这些光让她想起了以前看过的“玛丽苏光环”。
好一会,自己才适应了这种光线,红色黄色蓝色,这些光彩加在一起,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昏暗感。
感觉就像是磕了药一样。
她轻轻地摇摇头,将自己从这种幻觉中脱离出来。
牛头人的尸体和巨刀已经消失了,走廊也恢复了正常,只剩下躺在原地昏睡着的楠原。
挺可爱的。
俯下身端详着楠原的睡脸,美可子咽了咽唾沫,然后不出声地笑了起来。
用善条先生的话来讲……似乎是……意外地可爱?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小岛的确私下里利用在庶务科室工作的机会和自己的能力,找到了善条刚毅关于楠原刚的部分记忆。
自己总是觉得这两个人之间除了师徒和同事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也总觉得楠原刚其实并没有死。
但是自己从来不敢说。
因为怕惹大家生气,怕被人当成疯子。
实际上这都不重要。
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有这么一个王——宗像礼司。
无论如何,她总觉得只要有宗像礼司这个人在,真相就无法得以揭开。
而且一旦说出,自己就可能会死。
自己加入scepter4的初衷,并不是去追随他,而是去解开这个谜团。
楠原刚,这个自从出院以来就伴随着的噩梦。
想到这里,小岛叹了口气。看向倒在地上的楠原刚。
——说不定,今天就可以在梦,在这里,问个明白。

快死惹……

hhhhhhhhhh妈蛋物理老师布置了好多抄的。第二天还要背。最近越来越喜欢楠原了,与之相反的越来越不想看见他的情况也奇迹般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周末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去写文吧。

【K】幻觉part1⑵

---------------------------------------------------------------------------------------------------------------------------------------
‘冥冥之中,谁和谁的影子互相交叠,又再次分离。有时相似,但终究无法完全模仿。’
在宗像眼里,小岛也不过是突然打了寒战。
他根本不知道那边坐着的人不久前看到了什么血腥的景象。
——似乎是自己吓到下属了。
他这么想着。
于是宗像礼司回过头去,正巧与对方目光相接。
小岛再次抖了一下。
——哦呀,再次吓到了?
宗像这么想着,伸手抬了抬眼镜。
与宗像室长四目相接的一瞬间,周身的气流似乎剧烈地活动起来——
——刚刚我……走神了?
似乎是……还被发现了??
想到这,小岛感觉背后发凉,头皮也跟着麻了起来。
“哦呀,小岛君是看到什么了吗?”宗像笑了起来。
“没,没有的事!”
感觉到对面的人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见到对方如此紧张的反应,宗像礼司的笑容越发加深。
由于眼镜的反光,此时的小岛无法猜测到自己眼前人的心情。
——似乎……很开心?
站起来后,
她攥了攥已经湿乎乎的掌心,小心地拿捏起来。
“室,室长,没有事的话……我就先,先告退了!”
看着对方慌慌张张地对自己鞠了一躬,
微笑着点点头,看着对方逃似得离开办公室。
——又只剩下自己一人了。
楠原为自己而死,野蛮人也没能逃过王的命运,死于自己剑下。
其他人亦是如此回避着自己。
——无论如何,最终都只剩自己一人独行。
想到这里。
宗像礼司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拼图。
=======================结束=================================
附录:‘小岛的幻觉并不会出错,但是伤到的也终是她自己。她的王依旧好好地站在那里,善条刚毅再次失去了自己的学生。’
就在当天下午出任务时,自己的幻觉应验了。
想要射击他人只需要三秒不到的时间。
这似乎是小时候自己在战场上所接受的教导。
——她想都没想,冲了出去,再现了以前唯一一次出现在scepter4的某种死亡方式。

【K】幻觉part1⑴

宗像室长今天也是很自信的样子。
他在那里来回踱步。
而自己,坐在另一把椅子上。
自己加入scepter4 也有一段时间了吧。
并没有再做奇怪的梦呢。
似乎凭着自来熟的特质,自己很快就和特务队的大家打成一片。
至少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虽然自己到现在为止也没能成功的使用自己的异能……
这么想着,小岛再次把目光放回眼前来回踱步的人身上。
视线定格在对方的头部。
突然,一个细小的红色激光点出现在对方的太阳穴处。
——狙击!!
就在自己起身的同时,
敌人似乎也扣动了扳机。
——人的速度,和子弹的速度是无法相比的。如果不能在敌人开枪前准备好,那么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玻璃窗子破碎,同时宗像的头也炸裂开来。
然后他直接硬邦邦地倒在地上。
风静了下来。樱花树上的花朵也停止了摇拽。
一切寂静,只留下夏日的蝉鸣声在耳边回荡。
浓重的血腥气在并不是很大的办公室里弥散开来。
小岛并没能从椅子上站起来,
而是像是被人摁回去一样重重地跌回座位。
目光只能硬生生的停留在对方的尸体上。
——一切都太晚了。
--------------------------------------------------------------------------------------------------------------------------------------
‘因为没有做好准备,所以他死了。’
感觉到什么黏糊糊的质感。
当小岛低头看向自己的蓝色制服时。
——上面似乎沾满了室长的血液。似乎还溅上了什么白色的组织,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似乎……是脑浆。
——快起来……快起来……
某种直觉告诉自己,此地不宜久留。
然后,小岛美可子活动了一下僵掉的腿,试图再次站起来。
而就在她起身的一瞬间,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微风未止,樱花摇曳,蝉还是百般无厌地唱着歌。
宗像室长依旧好好地站在那里,
而自己,仍旧乖乖地坐在椅子上。
原来只是幻觉。
-----未完-------

【K】短篇•未命名part2⑶-终焉-

--------------------------------------------------------------------------------------------------------------------------------------------
‘现实是很残酷的,这就是所谓的生存法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当自己回过神时,胸口的蓝色已被艳丽的红色所渲染。
之前被各种尘土泥沙所污染的面包服,早在自己休息的时候就已经被脱了下来。
安安静静地叠放在那里。
原来对方在推开他的同时,向他的心脏开了三枪。
怪不得倒下时,感觉呼吸很困难。
楠原刚这么想着,目光的焦点由胸前的艳红转到了冬季蔚蓝的天空上。
现在大概……刚刚下午吧。
这么想着,一种难言的困意袭来。
眼皮渐渐沉重。
终于,楠原刚闭上了双眼。
思绪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坠入无边的黑暗。
直到死,自己也什么都没做好。
============结束============
附录:‘我倒觉得这故事不会结束。’
那个人收起枪,把帽子摘了下来。
露出了一头黑长秀发。
是个小女孩。
她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不远处的绿色面包服,叹了口气。
接着她小心翼翼地迈过了楠原刚的尸体,把那件面包服拿了过来。
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一张卡状物。
“老师,衣服找到了,卡就在里面。”
塑料质地的卡片,随着女孩将它拿起来的动作,断断续续地反射着金黄色的光。
她一边听着电话,一边蹲下去试了试地上倒着的人的脉搏。
“……死了。”
听完了对方的疑问,女孩摇了摇头。
“不。我个人倒觉得……他的故事,是不会结束的。”
“不会结束。”
她一边拖着楠原刚的尸体往回走,一边如此地想着。
完。
up主:在这里就不说话了……

【K】短篇•未命名part2⑵

‘比起了解真相,有时候我们更愿意自欺欺人。’
-----------------------------------------------------------------------------------------------------------------------------------------
这已经不知道是自己第几次滑倒了。
身体几乎麻木,似乎只有在看到视线突然转向地面才知道自己摔倒了。
要是善条先生在的话,兴许会把自己拉起来也说不定。
如果自己没有听见刚才的那些话的的话……估计也就不会落到这种境地了吧。
楠原刚这么想着。
但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周围都是雪啊……
日本的冬季一向是很冷的,一向都会下起大雪,然后把整个世界都覆盖上一层白色。
这个时候,大概会有小孩子之类的在得到家人的许可下兴冲冲的去堆雪人吧……
没有看到任何雪人呢。
自己穿的衣服并不算很厚,面包服之下也就只有一身蓝色的制服。
能感觉到自己的体温正在散失,双手微微颤抖着。
之所以会穿着原来在scepter4的制服,原因有两个。
第一是因为B女士说新的冬季制服还没到,让自己先穿着原来的scepter4的制服。
这样,也方便辨认。
实际上她也就是想过要控制自己吧。因为自己死的时候是夏天,所以身上也就穿着夏季制服,因为天气寒冷,所以自己也因此无法离开那里……
简直就像是大魔王一样啊。
楠原刚发自内心的想笑一笑,可是他发现现在自己连嘴角也扯不开了。
第二,就是因为当自己在家里醒来的时候,家里也就剩下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和两套衣服了。
而自己现在套的那件面包服,是从别的地方顺手拿来的。
不,准确来讲可以算偷了吧。
楠原刚爬起来,拍打拍打溅到身上的积雪。
脚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寒意自膝盖绵延到全身。
衣服中,一张片状物掉了出来。
楠原并没有去看那是什么,而是顺手把它塞了回去。
如果可以,自己倒是希望能把这件衣服还回去。
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注定了一种缘分。
---------------------------------------------------------------------------------------------------------------------------------------
‘人生都是有轨迹的。’
一般来说,想要潜逃的话,都会选择地铁火车站等人多的地方。
但是就自己现在的状况来讲,这样做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很不幸,之前自己拿走的那件面包服,是女士款,而且就身形而言,也比自己大一圈,长出一大截。
衣摆都可以及膝了。
而且颜色也算是相当显眼的嫩绿色。
虽然现在滚上了污雪变成了脏兮兮的灰绿色,但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吧。
还是会被那群带着绿袖章的黑衣人抓到啊。
但是脱掉的话,铁定会被冻死,幸运的话可能会被那些家伙抓回去,后果……可想而知。
对于自己有退缩之意的想法,楠原刚摇了摇头。
那些家伙……现在正在那种人多的地方等着抓我吧。
楠原刚就那么弯着腰喘息了一会,确定周围无人也没有摄像头后,依着旁边的墙无力地跌坐下来。
--------------------------------------------------------------------------------------------------------------------------------
‘我们能做的,远比你想到的多。’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既然那位女士要用我来威胁大家的话……
那么一定会想办法来证明我的存在吧……
那么也许只需要告诉大家这件事就好了吧。
如果大家并不相信我复活了的话……那么就真是太好了。
相信那位女士想要毁掉大家也就是不可能的了。虽然我可能再也无法回去……但是这样做,一定是值得的。
就算没有我,大家也会继续走下去。
室长也会率领其他人维护大义。
-------------------------------------------------------------------------------------------------------------------------------------
‘我们总是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
其实自己,并不算是那么的忠诚。
只是因为自己的战友在那里,
对自己好的人在那里,
自己所崇敬的王在那里,
养育自己的人在那里。
仅此而已。
因此,
即便是死,也要保护那里。
-------------------------------------------------------------------------------------------------------------------------------
‘真正能够牺牲自己的人,很少。’
幸好,手机一直带在身上。
虽然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直接暴露自己的所在地,但是一定可以在那之前,把这个消息传达给大家吧。
也许……室长能根据信号的来源找到我也不一定……
只要打出去,就可能会被发现……
楠原刚握着手机,深吸了一口气。
即使打通了,大家不相信自己复活的话……那么,自己也就放心了。
无论如何,scepter4也不会被毁掉,而自己,就算是再次死亡,也没有太大的牵挂。
唯一的遗憾,也就是自己的父母……
但是……想要威胁自己很容易,以他们的能力把自己父母抓来就好。
但是……为何将矛头直指向我的王?
为什么……
楠原刚甩甩头。
想到大不了就是一死,自己的心情似乎也平静了下来。
手本能性地摸向身体一侧,佩刀似乎还在身上。
伸出手,
自身的蓝色阳炎也并未因为曾经死去而消失。
看之前那些人的装备,似乎是没带武器。
说不定,自己可以拖延一下时间。
-------------------------------------------------------------------------------------------------------------------------------------
‘有时候,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面对曾经熟悉的号码,楠原按下了通话键。
“……”
楠原刚所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仿佛被摁了静音一样,打通了,但是无人接听。
他们发现了自己,并且将电话线路转接了。
所有的希望,一瞬间落空。
估计他们很快就会把这里包围。
再逃也没有任何意义。
只能拼死一战。
楠原刚感觉自己的脑袋只剩下“嗡——”的一片。
他就那么跪在那里。
原来以前的消息……
全部都是被……
那他们呢……
楠原不敢再想下去。
接下来的一切依旧是恍惚的。
不知何时自己感觉到有人过来了。
只有一个人。
然后自己拔了刀,似乎并没有喊出拔刀口号。
一切几乎都是本能。
似乎是女性。
对方在自己拔刀的同时也掏出了枪。
然后,枪响了。
可喜可贺的是自己这次并没有愣住,而是偏头躲过了第一发子弹。
然后刀刃向她刺去。
后来的事情,已经无法记得了。
只记得她躲开了自己的攻击,然后用枪托把自己手上的佩剑击飞。
然而自己马上就要撞上她了。接着对方收回手,用枪口将自己硬生生地推开。
-未完-

up主:我真的有病……真的……

【K】短篇•未命名part2⑴

日本的冬季是很冷的。
一切盖上了一层银白,冷风刺骨,将刚刚化开的雪重新变成了冰。
深巷里的女孩深陷于雪地之中,顾不上自膝盖传来的寒流,眼神顺着地上的人,转至那件原本干净的面包服。
然后,她从那件衣服里找出了自己的卡,略过于粗暴地握住那人的脚踝,将其拖行出去。
从别人心脏流出来的血液,染红了身下的白雪地,留下长长的血痕。
------------------------------------------------------------------------------------------------------------------
“内个……楠原同学?”
“嗳?”“嗯……你知道王权者吗?”前台的妹子这么问楠原。
空旷的大厅中来往的人群,议论声显得有些嘈杂。
“嗳?啊!知道的!”
楠原刚回过神来,赶紧挺直腰板。
将楠原刚紧张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后,
前台妹子抿着嘴笑了起来,“C区德累斯顿试验部。”
为了防止楠原刚迷路,她还很好心的给了楠原一张整片园区的通行地图。
“虽然我们是军区,但是并不代表你不可以瞎转悠。”
好脾气的前台将张卡递过来时这么说道。
告别了前台小姐,楠原开始独自寻找去B女士办公室的路。
原本以为会像去往善条先生办公室的路一样七扭八拐,但事实似乎并不是如此。
B女士的办公室很偏僻,但是并不难找。
找到了办公室,楠原并没有敲门,而是先环顾四周。
略落灰尘的巨大挂钟,因为受潮而发灰的白色墙壁,紫色桌子上的鲜花。
一切都散发着陈旧的气息。
就像是scepter4 。
而自己这一次来,似乎也就是为了回到那里。
回到scepter4 。
虽说从别人那知道了这么一个可以让死人从真正意义上复活过来的组织很不可思议,
但是比起这个,
能感觉到的自己真实的复活才是更不可思议的吧?
“……你为了能‘真正意义上的复活’,真的愿意冒这个险?”
“恩。”
见对方点了点头,有着一头大波浪卷金发的外国女人看了眼前这个少年一会,
伸出手来。
“那么,楠原刚,欢迎你暂时加入我们。”
某种状态上,这个女人,成为了楠原刚一生的转折点。
看着少年,对方把笑容藏得更深。
——有些人,就是这么好骗。
---------------------------------------------------------------------------------------------------------------------------
——某些人,他们擅长和别人签订契约;某些人,他们擅长撕毁契约。
日子也就那么过去了。
楠原刚也渐渐融入了在军区的生活。
因为自身惹人喜爱的特性,他很快和其他人打成一片。
B女士同意恢复自己的身份,但是有一个要求。
“我希望你能帮助我的学生。年底就会回来,等假期过去,请你和其他人一样去参加训练。”
说白了就是希望自己能留在这里。再说的深一些,B女士也许是希望自己能加入他们。
但是楠原刚感觉很疑惑。
有时候做完在这里的工作,自己就趴在窗户上偷窥其他人训练。
列队站得十分整齐。看着他们,楠原的思绪总是会飘回过去。
就像在scepter4那样。
但是那种训练量,却完全超出了scepter4训练量的好几倍。
而那些人,竟然全部都撑了下来。
看着回来后跟自己说笑的室友,楠原刚只是感觉有一种距离把他们隔开了。
他们都很厉害。自己这样弱小的人,根本不需要存在。
但是为什么B女士却十分的希望自己能留下来……?
为什么……?
楠原刚,一夜无眠。
-------------------------------------------------------------------------------------------------------------------------
最近一直有电话打到B女士的办公室。
而B女士则干脆是放了自己几天的假。
自己今天是受B女士之托顺手去帮她买几罐咖啡。
托前台小姐的福,自己抄了近路,节省了不少时间。
至少……今天可以打电话给scepter4 的大家了。
之前因为忙碌,所以只能发电子邮件。
不过一直没人回信。
估计是被吓到了吧,死掉的人发的邮件……
想到这,楠原刚苦笑了一下。
都是因为自己太笨了,才会死掉。
楠原的听力还算可以,所以听到了不该听见的事情。
——人,正是因为听力太好才会死。
-------------------------------------------------------------------------------------------------------------------
因为是冬天,所以天气十分的寒冷,还时不时飘下鹅毛大雪,一积就是厚厚一层。
楠原刚没法走出军区,因为这高寒的天气。
复活之后从一栋房子里里醒来,发现自己穿着夏季的蓝色制服,
翻遍整个房子,只找出一套平时穿的短袖休闲服。
周围的舍友也只从隔壁暂时空着的房间里找出一件嫩绿色的面包服。
但是因为身高的差距,自己穿上之后衣摆已经盖过膝盖。即使穿上,冷风也嗖嗖地从衣服缝中穿过,只能勉强维持保暖。
听和这个舍主熟悉的人说,这一宿舍的三个学生都去参加了别的训练,假期才能回来。
这件衣服,楠原可以用到放假,到时候新的军区制服也会运过来。
因为醒过来身无分文,楠原也只能留在这里打工。
楠原刚不想用这件衣服最主要的原因是:
——这是女士款。
所以自己只能在军区里靠着那个地图瞎转悠,不过好运气的是自己因此找出了几条近路,以后做事可以更省时间。
因为就算回不去,自己也是希望可以和其他人联系上的。
不知道宗像室长最近怎么样了呢……
善条先生也……
给善条先生发过邮件……为什么善条先生没有回呢?
也许是凑巧没看见吧。
B女士似乎是在商议什么……
有时候她的目光扫过来……
也许是马上就要回去了吧……
想到也许很快就能见到以前的同事,楠原的心情也就难免兴奋。
-------------------------------------------------------------------------------------------------------------------------------------
原来B女士真正想要的并不是要自己帮她的学生。
前台小姐也许只是好心,给了自己通行地图,也许只是为了布置一个陷阱。
原来B女士想要的,并不是变得强大的楠原刚,而是想要将他变成对付青王的最终武器。
而楠原刚想要的,是保证自己王的安全。
绝对……绝对不要再给大家添麻烦了。
楠原小心翼翼地放下手里的购物袋,头也不回地一路飞奔。
一口气从走廊跑到大厅,从大厅跑向门口。
也顾不得路人们和一向很热心的前台小姐的奇怪目光,从正门跑了出去。
前台的姑娘将听筒半举在空中,愣在那里,看着楠原越跑越远。
在确定对方是逃走的之后,前台的姑娘迅速的挂掉了手里的座机,然后又迅速地拨了另一个六位数的号码。
“……他逃跑了。”
“……意料之中,让他跑就好。”
——然后,给他彻彻底底的绝望。
-----------------------------------------------
冬天,厚厚的雪把路覆盖掉,然后太阳将一部分雪融化,再交给还冷的风。
风刮得刺骨,又将融化的雪冷冻起来,便形成了冰。
-未完-

up主:文笔渣渣,还望海涵。世界观的话(其实本篇有透露),在楠原刚视角与K无异,文中会慢慢透露,还请仔细体会。

摘自和好友@Syriali 的聊天记录
毛飞:构思游戏的时候想到的。因为看上去很猎奇很有意思所以拿出来放一下。要是美术水平能再好些的话就想办法画出来。所以好好学RPG和漫画吧。
※部分文字有修改。
-----------------------------------------------------------------------------------------------------------------------------------------------毛飞:
23:26:50
日记的话……基本上都是“阿刚今天用针管刺伤了两个医护人员,然后逃跑了”“我用电锯划伤了他的腿,然后,用马达停止运作的电锯刺向了他的心脏。”什么的。
23:29:58
然后……就是“楠原刚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的手又被绑起来。自己又回到了这个潮湿寒冷的牢房,而胸口的伤口,不知为何竟然再次消失了。只留下蓝色制服上的血迹,以及一阵阵直达心脏的疼痛。”什么的。
23:30:14
[扶额]不会写的苦手啊。
老叙:
23:31:06
[注视]小天使
毛飞:
23:32:12
老叙你怎么看
老叙:
23:32:24
[图片(惊喜状):真是愚蠢]
23:32:29
[吐血]点错了
毛飞:
23:32:44
[吐血]hhhhhhhhh
23:36:02
(原先上面那些文字是没有标点的)【继续
23:36:50
似乎是这么过了一段日子后,楠原刚想要出去走走的念头越发地强烈。
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自己却依然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渴望。
老叙:
23:38:59
[惊恐]要上演无限轮回逃离梗吗
毛飞:
23:40:38
[猥琐]是的
【继续
某一天的早晨,楠原刚依旧是在阵阵不断地遍布全身的乏力剧痛中醒来。【我不是hentai
老叙:
23:41:39
[吐血]真的?
[真是愚蠢]
毛飞:
23:42:03
依旧是完好无损的躯体和……崭新的蓝色制服?【真的,你再去看看那些写重口R18的
[猥琐]
老叙:
23:44:28
[愚蠢]俺妈就在旁边
毛飞:
23:45:55
【对于楠原被囚禁的那段基本上等于无限逃离
【楠原刚不断地想办法逃跑
【一开始是还没跑出几步就被老师给提住衣领摔回去
【后来主角什么的回来了老师就让别人来管
【“别人”里包括碧叶空,但是不包括XXX多良和无x。
老叙:
23:48:40
可怜的小天使
毛飞:
23:48:51
【是啊
23:49:38
【嘛,后来就变成了楠原攻击来给自己送饭的工作人员什么的了。
【毕竟对方可是想要伤害XXXX的人啊。】
【然后逃离
【但是碧xx会很负责的出现并且[和谐]了他
【“每次都是死掉,变的也只有作案手法和杀人武器而已。”←小岛XXX也就是游戏女主这么说过。
老叙:
23:51:47
丧病
小天使一定很坚强
毛飞:
23:52:19
【基本上是崩溃了……吧?
【有那么几天基本上就是“躺在冰冷的石头地上,双目无神地注视着前方的墙壁。”
【“蓝色的制服也变得破烂不堪(并不),原本蔚蓝的颜色也被血迹和各种污渍所染的发黑,认不出原本的颜色。
毛飞:
23:54:57
【诶亚。
老叙:
23:55:31
就像孤岛流浪汉?!
无视上一句!
毛飞:
23:55:36
【听着十分温馨的歌却写出如此变态的东西。
【“原来白净的脸上也出现了凝固的血污,嘴角尚未凝固的红色也让人触目惊心。”
【“不算很大的监狱被分成了长廊和四个大小不一的牢房。而楠原刚现在被关的正是那间较小的牢房。”
【[图片](*见下图)
【↑真实的情况
老叙:
0:01:43
为何那么精细
毛飞:
0:01:54
[图片]←楠原现在所处的(*左手边第二间)
毛飞:
0:02:44
(现在纠结于有没有床……)
老叙:
0:03:42
[图片]√
毛飞:
0:04:44
【并不想用
【实际上楠原躺地上是横躺着的
【刚好面对着铁门
【不过干脆用干草好了
【√
【最终决定变成“想要下床却无力地倒了下去,然后任由自己像滩泥一样半趴伏在那里。”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写文章出bug啦!
----------------------------------------------------------------------------------------------------------------------------------------------
之后基本上就是那啥,去试玩贴吧里别人的游戏了
教程:@rpg制作大师吧 灵感&脑洞:@生存游戏吧。
聊友:@老叙(Syriali)
以上都是手打,大部分内容与文章情节吻合,部分则是脑洞。
恩,就这样吧。

【ask.fm】实际上小女孩还活着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楠原刚的存在。‎

是的,直到死的时候她也是个普通人。这一切也只不过是个人脑洞。那一段很多bug。
但是估计已经透露了些东西吧。
真是的情况是小女孩在楠原死前是生活在日本的。
但是似乎是作为了某项项目的试验品。
而知道了楠原的死的人是另一个几乎和他同岁的少女。但是在这里则干脆改了这个设定,不过和剧情是没什么关系的。
而且那个少女和楠原刚则是有着一定的关系的。
↑这些解释已经够了吧。
实际上现在写的和刚才下面写的也不过是带个气氛而已,正所谓“封面和本漫画实际内容无关”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