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毳老猫

文章存放地,兴趣成谜。


顺便,放在贴吧的东西我是不会放在这的啦_(¦3」∠)_

【K】楠原刚相关小段子

#和主线剧情没啥关系?也许吧。
#楠原刚流血有
#原创人物有

#为了证明存活的小段子。世界观不改变。




没有什么比一个伤员更烦人了。

背着受了枪伤几乎昏过去的楠原的碧叶空如此想到。

他们现在在战场上。

似乎是被遗弃掉的棋子。

碧叶空一边躲避枪林弹雨,一边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

暗红粘稠的血液顺着楠原刚的左臂流下,最终滴落下来,擦红了墨绿色军衣,落在碧叶空的掌心中。


枪声不断,昏暗的烟土弥漫的战场,便是两人的舞台。


突然,她像是感觉到什么,纵身一跳,抱着楠原刚隐蔽在一道壕沟里。

迫击炮的炮弹垂直落下,在离他们不远处轰然炸开,气流中混着尘土,险些迷了碧叶空的眼。


好不容易眯起眼来看清了现状,碧叶空还是选择抱着楠原刚躺在了战壕中。


尼玛,玩大了。


这么想着,她看了看闭着眼的楠原,用本就不怎么干净的绿军衣袖抹去楠原脸上早已凝固的血污,理了理楠原因为头部伤口流出的血液而被黏在额头上的前发。

再想想之前,十束那张有些侥幸意味的脸,就有一种想要竖中指骂街的冲动。

去年买表,十束小伙伴。

可惜,碧叶空是个怂人,她没敢在战场上高高竖起中指,毕竟她可不想让指头被盲目射出的子弹削断。

只能在心底默骂他了。

她躺在沟里,咬咬牙,怀里抱着受了伤流着血的楠原刚,心中五味杂陈的看着被战火硝烟染黑的蓝色天空。


楠原刚突然动了一下。


碧叶空立刻翻身伏在他身上,生怕是漏掉这小伤员的任何一个字。楠原刚缓缓睁开了眼,因缺水而沙哑的喉咙几乎是发不出声。

“⋯河⋯⋯”

他吃力地抬起手,指向碧叶空背后绿色的树林。

没过几秒,他又重新合上了眼,那手便无力地垂了下去。


碧叶空检查了他的生命体征,看了看那树林,又看了看他们空荡荡的绿皮水壶,半响,她重新背起几乎是浑身血的楠原,借着战壕的掩护,向着不远处的小树林冲去。




#楠原刚和十束在同一组。
#碧叶空和楠原刚被抽中去当壮丁。
#楠原刚被子弹打中,重伤但并不危及性命(也许)

在剧场版里面看到了长得迷之像楠原的人( •̣̣̣̣̣̥́௰•̣̣̣̣̣̥̀ )据说14年十月份的PV2里面有善条,那么离楠原刚的回忆杀也不远了吧。萌善楠的人不多【只有我】,各种心塞ლ(´—`ლ) 。

【K】多无·小段子

天冷的时候,

记得给无色添一条毛巾。

虽然会被吐槽
“一块破布怎么可能暖和”,
但是围巾还是会被围上。

也许过了一会,
他会很小声红着脸的嘟囔
“虽然是一块破布……但真的暖和了。”

【K】善楠段子

噜又是我。
感觉自己身为善楠党没什么作为呢。
写了一个段子。希望不要拍。
S:B读了不下十遍了。希望不要严重OOC。
只是为了把握这对CP。为了撒糖可能略改动。
在机油的强烈要求下来发一下。
希望求到善楠同好。


-----------------------------
背景:自己同人文剧本(未发出)剧情接近尾声的基础上。楠原复活。


楠原的场合:面对着躺在病床上带着呼吸器的善条,楠原站在病床边,先是略微担心地盯着闭着眼的善条看了一会,然后红着脸,动作僵硬地俯下身,闭着眼,带着敬重和爱,在那人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小心翼翼地吻。

背景:同人文剧本(未发出)已经结束了的情况下。善楠同居。


善条的场合:做完工作,已是到了深夜。楠原因为出了一天的外勤的缘故,十分疲惫,所以吃过晚饭便睡下了。善条从书桌前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独臂,走到床前。楠原早已睡下,轻微的鼾声传来,少年稚嫩的脸上毫无防备之情。善条盯着对方的脸,摸了摸脸上的伤疤,轻笑了一下,爬上床,在对方的嘴角落下一个轻吻。然后,熄灯,睡觉。



结束。
求不拍噜。


关于文章:与楠原相关的部分。

真的好有病的我。
小说剧情开始逐段细化。

说实话今天写一写也就是为了防止自己忘了。
顺便再做个预告等等。

小说从2013年12月开始构思,第一版本出现于2014年1月。

那个时候还没想到楠原刚,基本上也就只有主角一个人。那时候的十束根本不出场,无色的定位是在反派上的。

现在看看简直是个玛丽苏。
少女突然间拥有了王的力量,然后在K的世界里搅得天翻地覆,似乎和王们的关系不好也不坏的样子。

第二个版本里出现了楠原刚。
但是很不幸,仅仅是回忆杀。
少女通过与别人的交流了解到楠原而已。
当时的少女还是个正派,只不过脾气骄横的要死。

第三个版本在那不久就出现了。
主角被定位为一个身份普通的王,而且没什么好身手和牛逼的后台。

支线里楠原出现了。
可惜是以幽灵的身份。
在了却了心愿之后,在主角的超渡下幻化成佛。

⬆️格外的扯淡。

因为主角的身份并不是我个人所看好的,于是又改了。

反派依旧定义为无色,剧情大概为动画开始后十束死亡与周防尊死亡之间的时间点。

主角依旧正派,加入了homar。

曾经问过关于楠原刚的事情。
用它来挖苦过青王。

结果太监了。


那之后曾经停产过一段时间,去看了看side:blue。

后来又找到自己以前的笔记,发现自己文案中想要的,不过是轰轰烈烈地走一场。

停止写作的那段时间里,不可思议的,我似乎喜欢上了楠原。


“是否能让他回去呢?”带着这种想法,我开始再一次修改自己的大纲和设定。

于是有了WT,有了那个不为人知的世界。
甚至我萌上了善楠这对CP。
也因为这个想法,我连续在剧本里杀害了两个主角。

之前的那些段子,其实在某些情况上就能看出那个世界观了。


主角这次定位在某个组织的闲杂人员,介于研究员与士兵之间,和青王处在对立面,和黑王也是十分微妙的对立着。

根据之前的段子来看,楠原刚出现(复活)了,但是户口被黑了。而且还被杀死了[笑]。


不过放心吧,他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人。


主角并不是好人,基本上是处于中立偏反派的位置,楠原则成了一个棋子,亦或是一株花苗。

『在一连串事件之下,是一个源自黑暗的阴谋。
『似乎绿色也在蠢蠢欲动。
『青色,即将崩毁。

『随着王剑爆裂的巨响,青色王权终于被绿色的车轮碾轧成灰。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的故事,没有绝对的光与暗,只有绝对的王权和人心。

楠原君似乎也面临着背叛战友或死亡的困扰,嗯,或者是后面出现的善条先生。

⬆️善楠高能√


总的来说,楠原君除了身手以外其他的都不变呢(身高和年龄当然要长OTZ)。


啊,想到这就写到这吧。
以后再写续篇也不一定。

这里毛飞,我们下次再见。




对的。又是我。
写这个其实也只是忍不住而已。
为了防止我忘记我为什么要做RPG。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致歉。
鉴于up主并没有逻辑,所以还请见谅。

开始了。

楠原刚被子弹射穿了头颅导致死亡。其实根本就不是图上的那样子。
比较残忍的一个说法,就是他的脑袋、头骨将会变形。因为忍不住了,所以来说这个。
将来要是可以,打算以各种角度描写一下楠原君的尸体。
只是因为他死了太悲伤,而我受刺激了而已。
一般来讲被射穿脑袋之后,人会反射性的向后滚动。脑袋和心脏相对来讲我支持打穿心脏,因为人在段时间内还会比较清醒。直接救治还有救。
楠原是直接打中了脑干吧,当场就死了。就算中了脑袋的其他地方,也多半会导致心脏衰竭呼吸停止。
人死掉之后括约肌失去控制,大小便失禁。男孩子还会有死后勃|起的现象。脑浆和血液从被贯穿之后的射出口流出来,天热的话估计腐烂的比较快。
不过鉴于死得很快,所以楠原啊,几乎是一点都没有痛苦的感觉啊。
啊,最后比较重要的一点,手枪的距离约摸是50-150米之间,图上分析这个距离约为20-40米,所以动能足够,足以击穿两个人。
所以宗像先生你为何没事啊。
啊,其实聊完了穿透力,再聊聊楠原君脑袋变形的可能,第三个图片是林肯老师被杀之后有人对其伤势的一个分析,我记得似乎也是手枪搞得。
说实话那种射击至少能搞掉你三分之一的头骨,嘶,想想就疼。

死的时候要是睁着眼才热闹呢,据说是会盯着某个特定的方向的。
记得有人说过,“即使是死了,眼睛也还是盯着你的。”

一般人的反应速度约0.2-0.3s,动起来可能需要1-2s,而一般瞄准然后射击最长也就3s左右,快一些的边抬手边瞄准边射击,最快就算1.5s吧。
楠原立刻就给室长挡上了,你说要多快吧。

关于失禁和死后勃|起我不想多说,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要看的话买本法医图鉴自己看吧。



好,差不多收尾吧。以后也许还会补充以及修改。
因为up主还小,了解的并不多,所以有BUG和不足还请在评论区指正√
欢迎喜欢楠原的筒子们来聊√

这里毛飞,我们下次再见。

【K】梦境与梦见 part1⑵-终焉

正当她这么想着,手也不由自主的想去摸摸眼前昏倒在地的少年白皙的脸。
可惜老天并不会让这一切结束的。
所以小岛美可子再次与楠原刚,与真相,擦肩而过。
就在碰到的一瞬间,从楠原躺着的地方,地板像是玻璃一般的碎裂开来,迅速地不断延伸着。
整个走廊,包括那个奇异的空间,全部都碎裂开来,在稀里哗啦的破碎声中化成粉末,消失不见。
被撕去了包装,支离破碎即将瓦解的空间,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
小岛反射性的直起身来,却发现这个世界正在迅速地瓦解着。
地板完全消失了。楠原刚也像是失去了支撑一般缓缓地沉了下去。
而下面,则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自己也正在往反方向飘去,不受重力的约束。有光从背后的方向照过来。
这场并不算是噩梦的噩梦似乎就要结束了。
身边天花板和墙壁的碎片被光照耀着,被黑暗的背景所衬托着,反射出微弱的光。
就像是星星一般闪耀。
但是小岛并不注意这些。
她向着楠原落下去的方向伸出了手,可惜无论如何也抓不住他了。
她感到自己似乎在喊什么,但是自己什么也听不到。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楠原像是沉入河底被泥沙所覆盖的石子一样被黑暗所吞噬。
“————————————!!!”
自己张开嘴,喊了些什么。但是就像被放置在真空中一般,什么也听不见。
背后照耀着的光芒越发强烈,一瞬间,视线一片白茫。
她失去了意识。
然后?没有然后了。
===========================结束============================================
附录:‘现在,似乎有什么东西明了了。’
小岛从梦中醒来。
身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自己现在是在scepter4的宿舍。
她懒散的打开手机,
五点十分,
也许还可以再睡一会。
窗外似乎下着雨,而自己却忘记关窗。
因为风向的问题,雨水并没有飘进来。
档案室的窗户,善条先生关了吗?
她这么想着,目光又顺着窗户,落在了桌子上的画像上。
画像上的黑发少年笑着,似乎是十分稚气的样子,怀中抱着一束向日葵。同样,对方也穿着蓝色的制服。
她注意到,画像底下垫了一摞不算太厚的文档。
那些为了调查而偷印过来的文档的复印件。
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坐在床边的小岛叹了口气。
从出院之后就在自己梦境反复出现的人。
从一开始的并不在意甚至是美好的梦境,到后来直接造成失眠的噩梦。
本以为加入了scepter4就能摆脱噩梦,却没想到对方会再次出现,甚至是变本加厉的出现幻觉,影响到了日常的工作。
似乎对方在引导着自己走进一个更大的漩涡。
先是调查了关于对方的一切,然后再是那些一闪而过的过去。
甚至是牵连到了自己的过去。
而自己,似乎是本能在推着自己前行。
凭着自己一向很准的第六感,总是觉得这一切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楠原刚的死,自己总觉得是那么的奇怪。
而根据回忆,自己似乎也和对方有着什么联系。
最主要的,还是自己感觉到对方并没有死。
即使见到坟墓,小岛美可子也并不相信楠原刚已死的事实。
无论是自己的记忆还是屋子里的文档,似乎都是与楠原有关,时间,也与所谓的“死亡时间”相悖。
真假参半的过去。那些所谓的幻觉。还有家里的牢房。牢房中奇怪的文案。
还有以前从未发觉的,看得到别人回忆的能力……
想到这,她感觉也许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一切的一切,究竟是什么呢?
天依然是阴沉飘雨的。
书桌前,小岛用手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再次拿起笔记录起来。

【K】梦境与梦见 part1⑴

小岛美可子再次看见楠原刚的时候,对方已经拔刀了。
居然连拔刀口号也没喊,就拔刀了。
真是的。
居然没喊。
接着自己走了神,眼前画面一转,发现自己已经被震得跳了起来,高高的,悬在空中。
真厉害。
在赞叹着连自己都不清楚的弹跳力的同时,自己大致看清了这个房间,不,应该算是走廊的布局。
底下被灯光照耀的地方算是正常的白色墙壁,旁边还有用白色陶瓷盆装着的绿色植物。
而和自己同一高度的长方形空间却略有不同。
深蓝色的星空在外面闪耀着。
星辰和银河,缓缓地在转动。
如果不是看见了这个,美可子或许会以为自己的时间被静止了。
空间与走廊,它们紧挨着,连为一体。
然后自己想要看一看刚才把地板几乎要切成两半的东西。
刚刚跳起来的时候,自己似乎听见了木制的地板破碎的悲鸣声。
它就在自己下面。于是她向下看去。
自己的下方,就是一把六米长一米宽的大刀,从刀身的厚度已经可以达到两只手的厚度了。
一定很沉重。
美可子这么想着。
顺着刀背看去,就是拿着这把巨刀的楠原刚。
此时他乌黑的短发已经湿哒哒的一缕缕的黏在了一起,就像是刚被人迎头泼了一桶冷水一样。
头发上的水珠似乎也在顺着发尖、下巴缓缓地滴落到地上。已经缓慢到听不见水珠滴落的声音。
小岛回忆着。似乎在楠原拔刀砍向自己的一瞬间,他那把细小的佩剑迸发出了刺眼的白光。
之后,那把像是放大了好几倍的大太刀一样的刀出现了。它切碎了地面,也险些切到了自己。
接着,小岛感觉时间的流速变得正常。
她开始下落了。
不过这可不是惊讶的时候。
小岛这么想着,并且接受了这不正常的世界里被封冻的时间开始融化的现实。
这一定是场梦。
It's a dream.
自己开始安慰自己了。
不管有没有语法错误。
下落的时候,她脑袋里突然蹦出那么一句。
之后自己的脚尖先接触到了地面,然后是足弓,最后是后跟。
靴子里正在发出让人不快的潮湿感。
自己的脚也不知何时磨破了。
对面的楠原刚,似乎已经浑身是汗,但是他还是重新挥起了那把巨刀,再次砍了下来。
但小岛的身体先于大脑一步,她开始逃跑。
接着她感觉到气流从左向右划了过来,又从右向左划了过来。
然后身后的墙面发出了稀里哗啦的哀嚎声,伴着落下的,还有自墙面和天花板上“星空”落下来的灰尘。
原来是楠原由竖砍改变为左右的斜劈。
美可子前滚翻了几下,勉勉强强算是躲开了。
甩掉了对方一段距离,
再次回头时,瘦小的人影似乎在不远处的拐角停下了。
但是不知为何脑袋变成了牛头。
不,不对,
小岛再次回头。
哪里有什么楠原刚啊。
在拐角处扛着大砍刀的,不知何时由楠原刚变成了高大的牛头人。
很有讽刺意味的,他身上穿着善条先生的衣服。
不过最可笑的,大概是独臂和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吧。
在自己惊异的同时,对方也看了过来。
然后瞬移到自己面前,由牛头人变回楠原刚的样子。
然后巨大的刀子再次挥落。
这次自己并没有跳开。
只是侧着身擦着刀身而过。
自己并没有再次逃开,而是向着牛头人冲了过去。
手摸向腰侧,并没有拔刀,而是出乎意料的摸出了匕首。
然后底气就一下子上来了。
这把军匕,曾经伴随着自己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即使加入了scepter4,自己也把它挂在佩刀的同侧。
冲到了对方跟前,自己并不急于将刀刃送进对方的心脏,而是左手握匕先顺着对方的腰际猛地一刺,
然后趁着对方用手捂住伤口,变回楠原之前将匕首换至右手,向着牛头人的心脏送来致命一击。
对方倒下之后,四周的墙壁,甚至是天花板和地板上也放出了五颜六色的彩虹光芒,仿佛在宣告着小岛“你赢了”之类的。
可是小岛并不高兴,因为这些光让她想起了以前看过的“玛丽苏光环”。
好一会,自己才适应了这种光线,红色黄色蓝色,这些光彩加在一起,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昏暗感。
感觉就像是磕了药一样。
她轻轻地摇摇头,将自己从这种幻觉中脱离出来。
牛头人的尸体和巨刀已经消失了,走廊也恢复了正常,只剩下躺在原地昏睡着的楠原。
挺可爱的。
俯下身端详着楠原的睡脸,美可子咽了咽唾沫,然后不出声地笑了起来。
用善条先生的话来讲……似乎是……意外地可爱?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小岛的确私下里利用在庶务科室工作的机会和自己的能力,找到了善条刚毅关于楠原刚的部分记忆。
自己总是觉得这两个人之间除了师徒和同事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也总觉得楠原刚其实并没有死。
但是自己从来不敢说。
因为怕惹大家生气,怕被人当成疯子。
实际上这都不重要。
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有这么一个王——宗像礼司。
无论如何,她总觉得只要有宗像礼司这个人在,真相就无法得以揭开。
而且一旦说出,自己就可能会死。
自己加入scepter4的初衷,并不是去追随他,而是去解开这个谜团。
楠原刚,这个自从出院以来就伴随着的噩梦。
想到这里,小岛叹了口气。看向倒在地上的楠原刚。
——说不定,今天就可以在梦,在这里,问个明白。

快死惹……

hhhhhhhhhh妈蛋物理老师布置了好多抄的。第二天还要背。最近越来越喜欢楠原了,与之相反的越来越不想看见他的情况也奇迹般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周末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去写文吧。

【K】幻觉part1⑵

---------------------------------------------------------------------------------------------------------------------------------------
‘冥冥之中,谁和谁的影子互相交叠,又再次分离。有时相似,但终究无法完全模仿。’
在宗像眼里,小岛也不过是突然打了寒战。
他根本不知道那边坐着的人不久前看到了什么血腥的景象。
——似乎是自己吓到下属了。
他这么想着。
于是宗像礼司回过头去,正巧与对方目光相接。
小岛再次抖了一下。
——哦呀,再次吓到了?
宗像这么想着,伸手抬了抬眼镜。
与宗像室长四目相接的一瞬间,周身的气流似乎剧烈地活动起来——
——刚刚我……走神了?
似乎是……还被发现了??
想到这,小岛感觉背后发凉,头皮也跟着麻了起来。
“哦呀,小岛君是看到什么了吗?”宗像笑了起来。
“没,没有的事!”
感觉到对面的人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见到对方如此紧张的反应,宗像礼司的笑容越发加深。
由于眼镜的反光,此时的小岛无法猜测到自己眼前人的心情。
——似乎……很开心?
站起来后,
她攥了攥已经湿乎乎的掌心,小心地拿捏起来。
“室,室长,没有事的话……我就先,先告退了!”
看着对方慌慌张张地对自己鞠了一躬,
微笑着点点头,看着对方逃似得离开办公室。
——又只剩下自己一人了。
楠原为自己而死,野蛮人也没能逃过王的命运,死于自己剑下。
其他人亦是如此回避着自己。
——无论如何,最终都只剩自己一人独行。
想到这里。
宗像礼司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拼图。
=======================结束=================================
附录:‘小岛的幻觉并不会出错,但是伤到的也终是她自己。她的王依旧好好地站在那里,善条刚毅再次失去了自己的学生。’
就在当天下午出任务时,自己的幻觉应验了。
想要射击他人只需要三秒不到的时间。
这似乎是小时候自己在战场上所接受的教导。
——她想都没想,冲了出去,再现了以前唯一一次出现在scepter4的某种死亡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