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毳老猫

文章存放地,兴趣成谜。


顺便,放在贴吧的东西我是不会放在这的啦_(¦3」∠)_

【K】一件小事情引发的回忆 ⑵

*依旧cp多无
*仍在串场的楠原
*依旧后半段是回忆




“⋯⋯”

不知道无色色怎么样了呢。

碧叶空叼着天蓝色柱形冰棒,如此想到。

距离自己捅了楠原君这件事,已经过了三四个小时。




这里是这世界的医院之一。

医院的后面附带了公园,从公园可以直达患者居住的病房区。


天空如同蔚蓝的绸缎,如同巨大版棉花糖的云朵在空中缓缓飘动。阳光普照大地,给绿色植被加以渲染,更显自然、有生气。



地上铺着红黄两色的水泥砖,道路两边的草木被白色的矮铁栅栏围起。街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正在等待病人的坐在木头长椅上的亲属,被护士推出来散步,坐在轮椅上的病人,和爱人约会的拄拐男子。

两个小孩子笑着闹着从她身边跑过,带起一阵微风。
碧叶空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远去的两个孩童。


鸟叫声依旧,却也被环绕不绝的人声所覆盖。

环顾四周,男人,女人,老人,孩童,没有任何一个人哭丧着脸。


就连自己也是,虽然并不开心,但也不悲伤。




⋯⋯那,无色呢?

⋯⋯楠原呢?


把他们扯进来⋯⋯这样真的好吗?



碧叶空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景色。


儿童嬉闹,树叶随微风摇曳,毫无异常。碧叶空就那么站在那里,手上的冰棒在不知不觉中化成水,从手上传来令人生厌的黏稠感。

⋯⋯去看看楠原吧?







「⋯⋯无色。」

「快醒醒。」

「无色。」



「唔⋯⋯」

感觉到腹部被什么东西压住,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无色猛地张开双眼,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明亮得让人好不舒服,无色再次闭上眼,过了好一阵子才能适应。


他感觉浑身酸痛,左臂没什么知觉。想要去摸摸将手搭在自己腹部,趴在床边睡着的那人亚麻色的头发,却发现自己的左臂被束在胸前,被白色石膏固定着。


白色病榻上的没有颜色的少年,想要坐起来,却又突然像是感觉到什么可怖的东西,僵住不动了。


右手,似乎被什么束缚住了。


无色瞪大了眼,表情像是看到什么可怕噩梦变成现实般扭曲起来。


缓缓抬起右手,手上打着点滴,腕上带着海绵垫的橙色束缚带,打着[WT]的字样。





很久很久以前,无色在学园岛被周防尊一拳打死,却又再次醒来。

听到检测仪器发出的“嘀嘀”声,睁开眼便看见那女人弹了弹针管,接着,冰凉的液体被注入静脉之中。


他动了动,魂魄却无法再脱离被放置在手术台上的躯体了。


就在那时,无色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异能了。


之后,他靠着以前的小聪明逃出了那里,为了躲避追捕,开始四处流浪。


失去异能的失落感,被人追捕的巨大压力,对实验的恐惧,如同脏污的沼泽要将无色全部吞没,使他窒息而亡。


本以为已经无法改变的命运,却被那个只会温柔的看着自己的人给改变了。


在被发现以前的这段日子,大概是无色有史以来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而现在。

又一次。

又一次把他扯进这种事情里来了。



密闭的铁质病房门,看似透亮易碎却坚固的要命的防爆玻璃。


空气中飘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尘埃颗粒在阳光中闪着光。


之前被消除掉能力的苦头自己已经尝到,这次又会是什么⋯⋯?

⋯⋯为什么十束也会在这里。

⋯⋯他也会被如此对待⋯吗?



不⋯⋯

我不要⋯⋯

不要!


无数的惨痛经历在大脑中重播,眼前的画面被扭曲模糊,金属摩擦滑动的共鸣在耳边回响,似乎永远也不能消散,无数的白色狐魂围在自己身边飘动,嘲笑声不断,无论内心的自己如何驱赶,最终也只得在地上蜷缩身体,来做无谓地抵抗。

失去异能,却依旧被多人格所困扰的无色之王,发出了凄惨的尖叫。




「无色。」

「小无色!」



再次回过神时,一切恢复平静。

床边的束缚带已经被解开,手上的输液管不知何时已经被拔掉,被十束拥在怀里的无色,下巴搭在十束肩上,如同获救的溺水者一般,急促地汲取着氧气,唯一能动的右手紧紧抱住对方。

对于这件事,十束并没有多问,只是用力抱住无色,轻抚着他的背,在他耳边轻声安慰道:


「没事的,已经没事了。」






第二部分*完

TBC

想弃文OTZ来自勉一下

看了血界战线又不想写K的同人了囧……最近在练美术……根本不想写文_(: 」∠)_求多无和善楠的同好……lofter上只有我一个人萌这些CP……_(: 3」∠)_感觉好累,又怕文笔不行剧情不好被人嫌……无色之王吧里又那么冷QWQ……自勉。最近开始动笔吧,不然又没时间了。

善条刚毅一直认为,这辈子不会再出现第二个楠原刚了。曾经相处过的日子,随着寒风与青色的火焰愈行愈远。


( •̣̣̣̣̣̥́௰•̣̣̣̣̣̥̀ )善楠冷CP……看到有这个专题就来刷一发。_(: 3」∠)_

在剧场版里面看到了长得迷之像楠原的人( •̣̣̣̣̣̥́௰•̣̣̣̣̣̥̀ )据说14年十月份的PV2里面有善条,那么离楠原刚的回忆杀也不远了吧。萌善楠的人不多【只有我】,各种心塞ლ(´—`ლ) 。

随手记。

到现在才发现我的设定是多么的可怕。

对于宗像礼司来说。
就算失去的东西失而复得,也不再属于他。

到现在我才发现是这样的。

连爱人的性命和自己的性命到最后也被别人把握着了。
王权亦是同样的。

善条似乎得到了一个好结局。
但是他也是被束缚着的。被楠原。被大义所束缚。

也许碧叶空是看透一切才选择远离,去往非洲。


楠原也许是幸福的。
到最后,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白头到老。

十束和无色是幸运的。
命运没再使他们分开。
无色也能过上安稳的日子,不必再去流亡天涯。

对于班主任来说,虽然过程很痛苦。
但是也保全了自己的学生。

连带着碧叶空一起,一个不落。


暂时就这么记着吧。

这里是《king of green》

15年1月18日。

【恭贺新年】新年新气象呢。

虽然晚了些。

最近一直忙得很,连楠原的事情也没时间应对了。
等寒假吧。

写了个作文,题目是《告别过去》,借此想到了楠原刚。


我并不愿意把楠原看成死人。
楠原是过去,现在,未来都会存在的人。
至少与我们这些人同在。

对于他的死我只字不提。


过去的就是过去,过去的回不来。

作为更接近善条的人,

我也仅是突发奇想想要对室长发下狠话:

“走了的,丢失了的东西,回不来;就算是回来了,也不是你的。”


祝大家,
新年快乐。

——冰枫毛飞

2015年1月11日 敬上

无意中的发现。

http://view.inews.qq.com/a/CUL2014092902689001
⬆️今天浏览新闻的时候无意看见的,感觉作者的语气略萌(略像楠原),出生地也是在九州福冈,现在也是住在东京。
最重要的是名字都是刚。
感觉这些信息都可以带入楠原君了。

或许为什么楠原会是那种性格也会有一个好解释??


也许是太想念楠原君了吧。
呐,要是楠原君成了一位记者的话,会是怎样的呢?

【K】善楠段子

噜又是我。
感觉自己身为善楠党没什么作为呢。
写了一个段子。希望不要拍。
S:B读了不下十遍了。希望不要严重OOC。
只是为了把握这对CP。为了撒糖可能略改动。
在机油的强烈要求下来发一下。
希望求到善楠同好。


-----------------------------
背景:自己同人文剧本(未发出)剧情接近尾声的基础上。楠原复活。


楠原的场合:面对着躺在病床上带着呼吸器的善条,楠原站在病床边,先是略微担心地盯着闭着眼的善条看了一会,然后红着脸,动作僵硬地俯下身,闭着眼,带着敬重和爱,在那人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小心翼翼地吻。

背景:同人文剧本(未发出)已经结束了的情况下。善楠同居。


善条的场合:做完工作,已是到了深夜。楠原因为出了一天的外勤的缘故,十分疲惫,所以吃过晚饭便睡下了。善条从书桌前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独臂,走到床前。楠原早已睡下,轻微的鼾声传来,少年稚嫩的脸上毫无防备之情。善条盯着对方的脸,摸了摸脸上的伤疤,轻笑了一下,爬上床,在对方的嘴角落下一个轻吻。然后,熄灯,睡觉。



结束。
求不拍噜。


关于文章:与楠原相关的部分。

真的好有病的我。
小说剧情开始逐段细化。

说实话今天写一写也就是为了防止自己忘了。
顺便再做个预告等等。

小说从2013年12月开始构思,第一版本出现于2014年1月。

那个时候还没想到楠原刚,基本上也就只有主角一个人。那时候的十束根本不出场,无色的定位是在反派上的。

现在看看简直是个玛丽苏。
少女突然间拥有了王的力量,然后在K的世界里搅得天翻地覆,似乎和王们的关系不好也不坏的样子。

第二个版本里出现了楠原刚。
但是很不幸,仅仅是回忆杀。
少女通过与别人的交流了解到楠原而已。
当时的少女还是个正派,只不过脾气骄横的要死。

第三个版本在那不久就出现了。
主角被定位为一个身份普通的王,而且没什么好身手和牛逼的后台。

支线里楠原出现了。
可惜是以幽灵的身份。
在了却了心愿之后,在主角的超渡下幻化成佛。

⬆️格外的扯淡。

因为主角的身份并不是我个人所看好的,于是又改了。

反派依旧定义为无色,剧情大概为动画开始后十束死亡与周防尊死亡之间的时间点。

主角依旧正派,加入了homar。

曾经问过关于楠原刚的事情。
用它来挖苦过青王。

结果太监了。


那之后曾经停产过一段时间,去看了看side:blue。

后来又找到自己以前的笔记,发现自己文案中想要的,不过是轰轰烈烈地走一场。

停止写作的那段时间里,不可思议的,我似乎喜欢上了楠原。


“是否能让他回去呢?”带着这种想法,我开始再一次修改自己的大纲和设定。

于是有了WT,有了那个不为人知的世界。
甚至我萌上了善楠这对CP。
也因为这个想法,我连续在剧本里杀害了两个主角。

之前的那些段子,其实在某些情况上就能看出那个世界观了。


主角这次定位在某个组织的闲杂人员,介于研究员与士兵之间,和青王处在对立面,和黑王也是十分微妙的对立着。

根据之前的段子来看,楠原刚出现(复活)了,但是户口被黑了。而且还被杀死了[笑]。


不过放心吧,他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人。


主角并不是好人,基本上是处于中立偏反派的位置,楠原则成了一个棋子,亦或是一株花苗。

『在一连串事件之下,是一个源自黑暗的阴谋。
『似乎绿色也在蠢蠢欲动。
『青色,即将崩毁。

『随着王剑爆裂的巨响,青色王权终于被绿色的车轮碾轧成灰。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的故事,没有绝对的光与暗,只有绝对的王权和人心。

楠原君似乎也面临着背叛战友或死亡的困扰,嗯,或者是后面出现的善条先生。

⬆️善楠高能√


总的来说,楠原君除了身手以外其他的都不变呢(身高和年龄当然要长OTZ)。


啊,想到这就写到这吧。
以后再写续篇也不一定。

这里毛飞,我们下次再见。




【K】梦境与梦见 part1⑵-终焉

正当她这么想着,手也不由自主的想去摸摸眼前昏倒在地的少年白皙的脸。
可惜老天并不会让这一切结束的。
所以小岛美可子再次与楠原刚,与真相,擦肩而过。
就在碰到的一瞬间,从楠原躺着的地方,地板像是玻璃一般的碎裂开来,迅速地不断延伸着。
整个走廊,包括那个奇异的空间,全部都碎裂开来,在稀里哗啦的破碎声中化成粉末,消失不见。
被撕去了包装,支离破碎即将瓦解的空间,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
小岛反射性的直起身来,却发现这个世界正在迅速地瓦解着。
地板完全消失了。楠原刚也像是失去了支撑一般缓缓地沉了下去。
而下面,则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自己也正在往反方向飘去,不受重力的约束。有光从背后的方向照过来。
这场并不算是噩梦的噩梦似乎就要结束了。
身边天花板和墙壁的碎片被光照耀着,被黑暗的背景所衬托着,反射出微弱的光。
就像是星星一般闪耀。
但是小岛并不注意这些。
她向着楠原落下去的方向伸出了手,可惜无论如何也抓不住他了。
她感到自己似乎在喊什么,但是自己什么也听不到。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楠原像是沉入河底被泥沙所覆盖的石子一样被黑暗所吞噬。
“————————————!!!”
自己张开嘴,喊了些什么。但是就像被放置在真空中一般,什么也听不见。
背后照耀着的光芒越发强烈,一瞬间,视线一片白茫。
她失去了意识。
然后?没有然后了。
===========================结束============================================
附录:‘现在,似乎有什么东西明了了。’
小岛从梦中醒来。
身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自己现在是在scepter4的宿舍。
她懒散的打开手机,
五点十分,
也许还可以再睡一会。
窗外似乎下着雨,而自己却忘记关窗。
因为风向的问题,雨水并没有飘进来。
档案室的窗户,善条先生关了吗?
她这么想着,目光又顺着窗户,落在了桌子上的画像上。
画像上的黑发少年笑着,似乎是十分稚气的样子,怀中抱着一束向日葵。同样,对方也穿着蓝色的制服。
她注意到,画像底下垫了一摞不算太厚的文档。
那些为了调查而偷印过来的文档的复印件。
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坐在床边的小岛叹了口气。
从出院之后就在自己梦境反复出现的人。
从一开始的并不在意甚至是美好的梦境,到后来直接造成失眠的噩梦。
本以为加入了scepter4就能摆脱噩梦,却没想到对方会再次出现,甚至是变本加厉的出现幻觉,影响到了日常的工作。
似乎对方在引导着自己走进一个更大的漩涡。
先是调查了关于对方的一切,然后再是那些一闪而过的过去。
甚至是牵连到了自己的过去。
而自己,似乎是本能在推着自己前行。
凭着自己一向很准的第六感,总是觉得这一切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楠原刚的死,自己总觉得是那么的奇怪。
而根据回忆,自己似乎也和对方有着什么联系。
最主要的,还是自己感觉到对方并没有死。
即使见到坟墓,小岛美可子也并不相信楠原刚已死的事实。
无论是自己的记忆还是屋子里的文档,似乎都是与楠原有关,时间,也与所谓的“死亡时间”相悖。
真假参半的过去。那些所谓的幻觉。还有家里的牢房。牢房中奇怪的文案。
还有以前从未发觉的,看得到别人回忆的能力……
想到这,她感觉也许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一切的一切,究竟是什么呢?
天依然是阴沉飘雨的。
书桌前,小岛用手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再次拿起笔记录起来。